沈安安越说越激动,提起卓易那个渣男,就忍不住吐槽。

6南辛干干的一笑,“安姐,您消消气儿,喝杯茶再继续骂!”

沈安安咳了两声,正色道,“对不起,刚刚我变态……哦不,失态了!”

时间凝滞了两秒,三个人对视一眼,忽的哈哈大笑起来。

贫了一会儿,沈安安的饭也吃的差不多。

冬儿将东西收拾下去,6南辛则打开了电脑。

“我去,不是吧!”6南辛吐槽了一声。

“怎么了?”

沈安安倒了两杯咖啡过来,坐在6南辛的身边。

一个大大的标题映入眼帘。

——王子与灰姑娘现实版,程公子终于找到了水晶鞋的主人。

6南辛不屑道,“还水晶鞋的主人,还灰姑娘,真够不要脸的!”

自然纯净乖巧女生森系室内个人写真

沈安安抿了一杯咖啡,见怪不怪。

“这是程家一贯的危机公关方法,无所不用其极!”

“昨天宣布恋情,今天就宣布婚期,还真是行动力快!”6南辛咋舌。

沈安安粗略的翻看了几个帖子。

内容都是赞颂程耀阳与沈若兰难能可贵又浪漫无比的爱情故事。

不禁讽刺道,“经过这一次宣传,程耀阳前面的那些丑闻都被一一盖过,程家为了请枪手洗白也是花了不少钱。”

又翻了几个网站,沈安安眸色冷然。

分析道,“这么多网站,竟然没有人报到昨天的车祸,看来是有人刻意将事情压下来了。”

这时江河跟余威敲门进来。

“大小姐,您吩咐的事,已经办妥了。”余威汇报。

沈安安满意的点头,“辛苦你了,江河那边呢?”

江河高兴言道,“您就擎好吧!”

6南辛与冬儿听的一头雾水,“什么情况啊这是?”

沈安安笑而不语。

一贯了解沈安安做事风格的6南辛笑着问道,“小安子,你又想了什么鬼点子吧?”

沈安安笑意盈盈的言道,“点子是有,鬼不鬼可就等着看效果了!”

……

程家借着从昨晚到今晨持续的新闻热度,在富顿庄园召开记者会。

宣布程耀阳与沈若兰的婚期,就定在大选结果的前一天。

许多人感叹羡慕之余,也有一部分清醒的人分析这不过又是一场政治联姻而已。

不管怎么样,记者会很盛大。

整个富顿庄园都沉浸在一片粉红色中。

沈若兰一袭米白色的礼服长裙,华丽温婉。

高调的走在红毯上,已经没有了昨日的娇羞与谦逊。

扬起下巴,犹如一直骄傲的孔雀,站在聚光灯下频频向台下的媒体挥手。

褚冰清如今看到粉红都忍不住头疼。

这个沈若兰还真是能折腾,非得将这婚礼弄的天下皆知。

扫视场,忽然看到远处一身华贵,不请自来的白月梅,不禁眉头皱起。

“她怎么来了?”

“谁啊?”

正好过来的齐芳菲听见了,顺着眼光看了过去。

反问褚冰清,“不是你请来的?”

褚冰清白过来一眼,“你以为我没脑子吗?会请白月梅?”

齐芳菲眼神骤冷,“哼,那看来是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