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第一期生制造的玉石部合格,几百位被精神污染困扰的病人因此重获理智。

若是前一天,想要治疗那么庞大的群体,必须得排队,慢慢安排道具。

若是前几月,有些重度污染患者根本没有治疗的机会。

现在学生们掌握制造技术后,一跃成了国内的香饽饽,多地分局均抛出橄榄枝,邀请他们回到地方分局工作,职位一切好说,并奖励额外的特殊物品使用权。

克蒙教出了这一批学生,一身轻松,不需要再教育下一期学生,彻底从学校中解放出来。

在校教书这段时间,克蒙重新感受到了学生时代的温暖。

但是身处温暖中,克蒙没有忘记自身的危机,现在可不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

第二日,克蒙便给这一期学生们特事特办地举行了毕业典礼,拍毕业照。

当天,前来围观典礼的人有很多,分局的重要人物都来了。

总局那边,前晚接到消息的人,石老带着绷带男一同参加毕业典礼。

石老本人没有死,他已经退休了,头发苍白,看见克蒙时,笑得跟着眯眼眼似的。

“小克,今后想研究什么?”石老问道。

柔光美颜清纯少女白皙美肌透光唯美写真

“嗯,先研究灵性吧,我感觉它这里面还有很大的门道,我们可以用灵性加工玉石内部的灵性回路,那么人体是否也能改造?”克蒙喃喃道。

许久未见的绷带男摇头道:“改造人体,不就和怪物差不多吗?”

绷带男虽然失忆了,但是最近他学习了一些特殊物品的知识,以及最近被火热讨论的门组织、影流组织。

通过阅读文献资料,绷带男觉得克蒙的改造思路如同改造怪物。

“只是一个思路罢了。”克蒙摇头,并不打算真正这样做。

有系统在,他通过收获观众的阅读信息,便能增加身体抗性,不需要像常人那样改造自我。

“对了,你没试过玉石的效果吧,给你试一块。”克蒙从怀里递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石,玉石表面有古怪的符印。

绷带男低头接过玉石,立马浑身颤抖。

玉石表面迅速染黑,黑色如同一块海绵,越来越黑。

克蒙咦一声,没想到玉石对绷带男有作用。

之前克蒙试过用雷电法王的微弱电流治疗绷带男,洗掉了一些因为知识之光带来的信仰,但依旧没有治好他的失忆症,一旦回忆起那些记忆,就会阵阵刺痛。

哪怕让绷带男睡美梦枕头,也无事无补。

咔嚓。

白色玉石彻底黑化,出现大量的裂痕,下一秒碎成两半,掉在地上。

绷带男头上冒汗,好像经历了五千米长跑,汗水打湿了身上的绷带。

“你去休息会吧,待会再试试。”克蒙见玉石果真有效,决定开完毕业典礼再测试。

“行。”绷带男无气无力地说道,他知道自己失忆了,但是一直无法恢复过去的记忆。

如今剧痛过后,身子又轻松许多,这让他久违地感受到了记忆的大门正在松动。

毕业典礼上,学生们穿着黑色学士服,一个个上台接受克蒙颁发毕业证书。

学生们热泪盈眶,以后就不能常见到老师了。

克蒙虽然不想把时间放到教书上,但这批学生们他是真心关心,纷纷给予了最好的祝福。

两小时后。

毕业典礼落幕,克蒙悄悄地离开特殊大学分校区,回到鲸鱼市调查局。

绷带男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神色,等着克蒙给他玉石。

“刚刚握着玉石有什么感觉?”克蒙坐下来,从储物围巾里拍出两颗巴掌大小的玉石。

玉石剔透无瑕,古老的旧印让绷带男的身体有某种厌恶之感,同时,心里也生出一股寻回过往记忆的渴望。

“有种记忆的走马灯略过的感觉,每回忆起一个过去画面,脑子就会痛,但是又不会痛到失去知觉。”绷带男时君摇头道。

“准备好了吗?”克蒙把玉石轻轻地推到对方面前。

绷带男深吸一口气,“准备好了。”

说罢,两只手掌摆住玉石块,身体开始细微的颤抖,脑子里闪过了以前的记忆。

绷带男的身体里,不仅仅只有知识之光,还有过去留下的隐疾,被知识之光附带的知识触发了,让他的身体变得无比异常,大脑为了保护他,失去了那份记忆,并不再开启。

不过随着玉石块不断吸收精神污染,那些深入脑海,不易察觉,也不容易触发的精神污染都被卷了出来,流入玉石块当中。

一分钟后,两块玉石漆黑如黑,如同虚空中的黑色。

咔嚓。

两块玉石又一次崩裂开来。

这时的绷带男,满头汗水,急需补水。

他接过水瓶,有意识地控制进水量,避免自己喝水过快被呛死。

“回忆起来了吗?”克蒙问道。

绷带男点了点头,“想起了一些事,但是还不够面。”

“那明天再来一次。”克蒙起身,“你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

不容人拒绝,绷带男时君没得选择,而且他的身体状态也不支持再来一次汗如雨下,身上的水分缺失严重。

克蒙带着这些黑色的石块回家,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状态,用心灵之眼感知玉石块的黑色杂质。

黑色玉石吸收了隐藏的精神污染,它隐藏得很深,哪怕是美梦枕头都没能治疗干净,克蒙对它产生了好奇心。

在门组织、影流组织都没头没尾的情况下,克蒙除了每天拍视频素材,在现实中能干的事也不多。

很快,克蒙就听见了未知的呼唤。

那是某种求知欲,可以让人变得聪明,也能让人变得愚笨。

克蒙感受到了这份精神污染。

随后,身体内的抗性力量莫名地涌动起来,在身体四周流转,清扫精神这种隐蔽的污染。

不一会儿,抗性力量清扫干净,继续蛰伏。

克蒙睁开了眼睛,把玩手上的裂碎玉石块。

没感受错的话,这种精神污染与门组织有关。

拿着玉石块,检查了一阵子,看了几分钟后,放下收容物中,躺在床上缓缓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