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依稀,王升还躺在那呼呼大睡,其他四人已经没了影子。

而在王升身周漂浮着几只符箓,这是施千张留下的;符箓的效果也很奇特,能够让人下意识的不看向这边,降低了王升的存在感。

能看出,施千张的符箓之道……路子越来越野了。

从下午睡到了凌晨,王道长睁开眼来,入目便是海面之上的满天星辰。

这里的纬度跟大华国中原地区相差无几,所看到的星象也差不多一摸一样,只是在时间上有前有后罢了。

天庭的诸多仙神现在可还活着?

若是他们有人活着,又在遥远的星空之中颠沛流离到了何处?

王升的心念慢慢飘入夜空之中,在徜徉、也在踌躇,似乎当他的心思飞出了这颗蔚蓝色星球,自己的身和魂也就跟着一同飞出去了。

“天庭。”

忽而有些心血来潮,似乎与自己有关之事正在发生。

这种灵觉感应,修士不可不信,还好这次只是心血来潮,并非什么不祥之兆……

“怎么回事?”

遗失DQ的年少纯白季

王升喃喃着,拿出手机,发了几条信息出去,问他们是否平安。

很快,爸、妈、小妹都给自己回了信息,爸妈无事,王小妙正跟大姐一起学习先进的网络社交知识,师姐就在卧室闭关,都没事发生。

师父的回信姗姗来迟,让王升着实担心了一阵。

消息是静云师叔回复的,自己师父正在闭关,此前已是有所突破,现在正在平稳感悟期,让王升不必担心。

王道长顿时一阵纳闷,这凭空心血来潮,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在担心什么?’

瑶云的嗓音从旁传来,三寸长的小小人儿出现在剑柄上,静静立着,‘这些蛮夷,还敢犯修道界不成?’

王升想了想,觉得这话也算不错。

因为气脉存在的缘故,大华国加强了几个层级的防御体系,尤其是针对境外修士,绝大多数都是直接拒之门外。

自己家人都在大华国国内的这个环境,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王升道:“瑶云你可能不太了解,在一百四五十年前,就是你口中这些蛮夷,一遍遍欺辱腐朽的中原王朝。

后来,是旧时的大华国去不断学习这些‘蛮夷’的知识、本领和一些先进理念,经过许多伟人先哲的艰难抗争、奋斗创业,才有了现如今大华国的繁荣。

其实大家都是地球上的文明,没必要瞧不起谁;一时领先并不能代表时刻都领先。

虽然,像大华国这种古时领先了几千年、也就最近一两百年落后的古老文明,此界也只有一家,但也不能总把国外当成不毛之地。

在天庭崛起于仙灵界和无尽星域之前,不也是有很多强大的种族存在过吗?”

瑶云想了想,颇为认真的点点头,‘你这般想法若是在鼎盛时期的天庭说出来,怕是要受天罚。’

王升无所谓地耸耸肩,打了个哈欠,随手拨通了师娘的通信。

“怎么了非语?”

迟绫有些疲倦的嗓音透过听筒传了出来,又是连续长时间工作没有休息。

王升道:“师娘,你在忙吗?”

“没,准备睡一会了,有什么急事吗?”

“也不算有什么急事,只是刚才像是预感到有事发生,想问问师娘这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预感?”迟绫倒是颇为严肃,“具体预感到了什么?能解释的稍微具象化一点吗?

现阶段各处都是很平稳,与你相关的人事物都没事……

你稍等,我汇聚一下最新的情报。”

果然,师娘关键时刻相当靠谱。

王升等了不过半分钟,师娘已经给了确切的答复。

“一切平安,你可能是之前斗法精神太紧张了,在那好好放松一下吧,调查组会盯紧最后的那几把魔刀。”

“师娘也好好休息,不要太劳累。”

客套了几句,王升挂断通信,又仰头躺在了躺椅上。

灵识发现了正在两公里外游戏馆玩耍的四个小伙伴,王道长又闭上眼,准备睡个回笼觉。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始打呼,手机振动了几下,师娘的半身投影再次主动蹦了出来,有些着急地呼喊王升。

“非语,真的出事了!”

王升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随手抄起了无灵剑,那小小仙子化作一缕流光钻回了剑柄。

“谁?在哪?出什么事了?”

“你先别急,不是国内出的事,”迟绫抬手凌空虚点,这动作,应该是在给王升发送文件,“迦林顿集团有了下一步行动,但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确切的目的是什么,我会将后续情报实时共享给你。

上面在召集我们开会,我先切换频道。

你原地等我消息!不要妄动!”

不等王升多问什么,师娘的投影直接消失不见,而王升手机开始不断震动,接到了一条条讯息。

打开这些信息扫了一眼,王升眉头顿时紧皱。

这些……

都是什么跟什么?国外新闻大集合?能不能搞点大华语的版本?还都是特殊的图片没办法用翻译器翻译!

还好,王道长想起了某个精通六国语言的金发妹子,收起手机,背起无灵剑,用法力包裹两只拖鞋,就这么凌空而立、横飞向了游戏馆中。

御鞋而飞,也算是别有一番味道了。

他们四人还算有良心,疯玩之余不忘观察王升这边的动静,发现王升起身之后,也立刻停下玩耍,朝着这边迎了过来。

等小分队在一家旅馆的楼顶再次集合,王升手机中已经收到了三十多条信息,经过黛儿逐条翻译,听的几人各种疑惑不解。

“黑暗阵营这是在搞什么?开始疯狂搞破坏了?”施千张一阵挠头。

怀惊和尚沉声道:“会不会,是他们准备不顾一切培养最后的几把魔刀,所以在各处偷袭,制造大面积的恐慌?”

“这不可能,他们袭击了并不只是几处区域,”柳云志分析道,“莫非是有什么厉害人物,能够吸纳这种恐慌的情绪为己用……”

施千张忍不住吐槽:“你这设定早就烂大街了,什么你越害怕我越兴奋,你有恐慌我越强大,真要那么简单就变强大,咱们还这么费劲的修道干嘛,搞情绪就好了嘛。”

王升问:“黛儿,你在这些情报中看出什么没?”

“没,”黛儿也是有些疑惑的摇头,“黑暗阵营很久没有搞过这种大规模破坏的行动了。

其实,西方各国之所以容忍黑暗阵营的存在,是因为黑暗阵营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收束约束那些危险的人物。

这些行动,可以说是一反常态。”

王升不由陷入了思索,又一条条仔细翻阅这些情报,黛儿则将里面的内容迅速又准确的翻译成大华语。

机场遭袭、工厂遭袭、街巷遭袭……

在几分钟之内,在这片大地上,出现了数以千计的黑暗阵营修行者,他们将自己的力量,用在了屠杀平民上。

短时间内就造成了极大的伤亡,而且这才刚刚开始,黑暗阵营似乎陷入了疯狂。

黛儿的手机也接收到了几条信息,这妹子看了之后忍不住拍拍额头,骂道:“偶买噶,黑暗阵营开始四处杀人的时候,我们的光明议会又要开始讨论要不要出手阻止他们。

神,您真的不想惩处这些只顾自己利益的家伙吗?”

施千张笑道:“你对神祈祷,还不如拜托拜托升哥,说不定升哥兴致一起,就去送几场天劫给那些光明阵营那些老顽固。”

“不对,”正思索地王升突然抬起头来,“他们的目的不是烧杀抢掠,看这些新闻,机场是人流量、准确来说,是大华国国民在国外流量最大的地方。

快看那些被袭击的工厂和街巷,上网搜一下是不是有很多咱们的人聚集!”

几人一愣,随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围了过来,各自掏出了手机。

很快,王升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被袭击的那几家工厂,都是大华国人投资,有不少大华国总公司派驻的技术工人;

那些突然遭遇袭击的街巷,都是外出发展的大华国国民聚集的区域!

施千张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些狗娘养的,难道是想要挟咱们?”

“狗急跳墙了,”怀惊念了句佛号,“看来,对方是要逼我们过去一战,引我们进埋伏了。”

“非语,这事怎么办?”

“先别急,”王升表情倒还算淡定,“对方这么做,第一会触怒这片土地上的各个国家政权,第二会惹怒咱们大华国官方。

稍后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去拖住他们,争取些时间。

搞不好,这次就是我们修道界跟黑暗阵营的决战。”

“会吗?”黛儿小声问,“大华国官方会因为这些人质而发动面的修行者战争吗?”

“当然会,”柳云志淡然道,“永远不要低估我们大华国传承几千年的护犊子传统,关键是,咱们几个现在该怎么办。”

“先往北面移动吧,”王升低声道了句,四人同时点头。

……

北方一千多公里之外的某处国际机场,一群人质正被运往几架客机,机场周围枪火连天。

但在几十名黑暗阵营修行者猛攻之下,枪炮声却在渐渐远去。

在一架坐满了大华国旅客,正准备拐去起飞跑道的客机前,几道身影并肩站着。

有个穿着迷彩军装,身形魁梧的汉子低声问了句:“阴,你确定我们这么做,不会惹怒大华国修道界吗?”

“放心吧将军,”那个带着鬼面具的青年胸有成竹地道了句,“大华国修道界受制于大华国官方,但凡官方,都必须从大局出发,考虑更深远的利益,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有非常规武器,怎么会让那些珍贵战力过来送死?”

那魁梧汉子挑挑眉,“他们和你为敌,真是有些不幸。”

带着鬼面具的青年冷笑了声,目光之中满是亮光。

与此同时,大华国,调查组总部,大楼顶层的办公室中。

“去,”迟绫攥着拳头慢慢站起来,眼前则是调查组正值班的骨干,总共几十号人。

迟绫的声音虽然依然冷静,但能看出她此时已经动了怒。

“最高级别战斗准备!通知所有山门所有道承,调集所有能请来协助的金丹后期境之上的修士,前往西北第二十八号基地集合!

用最快的速度!调度部门都跑起来!

哪个小队负责的门派,在三个小时内完成不了集结,就都给我卷铺盖走人!”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