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是双重信仰,她的去信仰过程非常艰难,克蒙也是头一次看见两种信仰被去除。

“原来这就是橙星人的去信仰物品。”克蒙暗中通感,看见了橙星人使用的道具。

这种是游戏道具,只能在游戏里用。

但克蒙知道,通过献祭仪式献祭物品,物品可以在游戏里使用。

也就是说,这场游戏能不能理解为异世界呢?

橙星人发现受害人晕倒后,又拍醒对方,继续去信仰。

“啊啊——我不要变回去!”

是的,她原本是个男人,只不过因为新信仰的出现,让他的身体乃至灵魂,游戏角色,梦境角色都发生了变化。

只不过,橙星人正在对双重信仰的她实施去信仰。

她的叫声很凄凉,但是橙星人咬牙坚持到底,叫不会心软放过对方。

倏地,她又晕过去。

橙星人挥动魔法棒,一道无吟唱施法唤出小水珠,砸到女人的脸上。

紧身诱惑丰满女人 写真图片

啪嗒,水珠破裂,女人醒了,接着去信仰。

在一阵啊啊啊尖叫声过后,女人面无表情地依靠在椅面上,双目失神。

“好像成功了?”

橙星人喃喃自语,“这次去信仰花了好长时间啊。”

“喂,你觉得克苏鲁是不是该死的东西?”去信仰的执行员问道。

受害者面无表情,两眼望天,没有回答。

执行员多问几句,愣是没有问出答案。

对方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让他们感受很受伤。

“这人怎么了,感觉失了魂似的。”

“难道去信仰还有副作用吗,这不是去除信仰吗?”他们有点小慌了,百试百灵的去信仰流程出了点小问题。

不一会儿,女玩家被强制下线了。

拉莱耶处。

克蒙意犹未尽,还想继续看。

刚刚那个女人确实没了信仰,同时也因为两种信仰的去除,内心的空缺非常大,大到了变成巨型窟窿,是无法填补的心理创伤。

再加上她之前已经对橙星没有归属感和好感,去除信仰后,巨额的心理创作让她对外界再也不想做出应对。

这样的状态,有点像植物人,但她并不是变成植物人,克蒙知道她还能吃饭、行走、说话。

虽然对方不是克蒙的信徒了,但是那份联系曾经存在过,时间消磨不了痕迹,克蒙花了较长的时间,重新看见失去信仰的人。

她躺在病床上,眼睛闭合没有睁开,外界有人在呼唤她,她也没有作出任何回复。

克蒙通过情绪感知,知道她不想回复,所以闭眼睛不做任何回复。

病房里,几位研究员穿着白色衣服,记录患者的身体记录。

“她怎么了?”

“没反应,但是心跳正常,脑波也有,起伏没那么大……”

“我问她问题,一个也不答,这人好怪。”

“唔,我也不懂。”

问来问去,人家都不搭理,这事只能押后了。

不一会儿,房间里的人就空了。

克蒙看了一会儿,对方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生活的意义,克蒙也不再观察。

现在观察没意义,等到下次观察,看看她是否会变男人好了。

与此同时,克蒙照例通感一波影流大佬的生活日常。

那是一片纯黑的空间,那个奇怪的触手怪物依旧生活在黑暗中。

不过与上次不一样,对方正在接受着什么,喃喃自语,有神秘的力量在黑暗中涌动。

克蒙刚开始窥视,对方立马停止奇怪的自语,声音嘎然而止。

克蒙没有听清对方讲什么,它过于机警,对邪神的通感注视过于敏感,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静止不动,不给克蒙任何的信息。

“这人,好鸡贼啊。”克蒙心道。

刚才肯定发生了某种事情。

克蒙甚至感受到了熟悉的蓝星气息,但是对方一停下动作,又没有任何气息了。

“它不在蓝星上,对,应该是这样。”克蒙回味刚才的注视感,蓝星的气息一闪而逝,虽然很短暂,但被他捕捉到了。

若是它本身就在蓝星,不必搞得那么偷偷摸摸,有蓝星的大过滤膜保护,克蒙再强也无法影响对方。

克蒙看了一会儿,见对方不给机会,只能撤消通感。

这位影流的幕后大佬太鸡贼,而克蒙最近也因为影流的一波快攻打击,跟影流彻底杠上了。

等国内稳定下来,克蒙决定要跑到国外,用恶魔地图一寸一寸地搜索,将所有影流成员打死,或者洗掉他们心里的影流信仰。

“刚才它应该是在和蓝星的某人联系,不小心被我打断了。”

克蒙等了十秒,突然间又杀个回马枪,查看影流幕后大佬在干嘛。

随着通感加深,克蒙再度破除迷雾,看见那个下半身浑身触发的,上半身浑蒙无脸的怪物在黑暗中静立。

触手怪物的身则,莫名的力量再度消失。

“果然是蓝星的气息。”克蒙再一次捕捉到那道熟悉的感觉。

是蓝星,绝对是蓝星,它在和蓝星的某人联系。

当克蒙想进一步捕捉那道迷糊的感觉时,看看对方与谁联系。

这时,触手怪物伸手,气息消除得一干二净,再也捕捉不到气息。

克蒙怔了一下,暗道可惜。

由于距离的问题,克蒙无法回溯那道消失的气息,所以无法追踪对方与蓝星的哪一位人士联系。

克蒙再次断线,过几十秒再次重连,偷窥影流的幕后大佬。

大佬一动不动,稳如泰山,不给机会。

克蒙用回马枪套路来了好几次,发现对方太贼了,没有再给机会,只能放弃。

这时,克蒙耳边传来了虚幻的迷喃声。

是信徒献祭仪式!

克蒙倾听信徒的献祭,意念跨越空间,来到游戏世界的献祭仪式现场。

血色的献祭现场,绿焰高焰,将血色照得分外妖艳,有种惊悚美感。

克蒙有点不适应,现场太血腥了,是尸体,克蒙还能感受到无形的怨念在场上缭绕。

克蒙知道,不是所有信徒都是中立,也有的信徒是混乱邪恶阵营。

这样的信徒,克蒙想管一管。

邪神是邪恶的神明,但控制邪神克苏鲁的人却是克蒙,不是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