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张执事穿越空间后。

“该死的,又有飞机声!”

正在大街小巷乱窜的张执事,原本危机感淡下去了,但是听到远处的飞机轰鸣声,心里的紧张之意又止不住了。

是谁在追击他?

张执事想起了克蒙,想到了s级成员绷带男。

不管是哪一位,都是调查局的大将,他不认为自己能在调查局的地盘上逃出生天。

早在逃出前他就猜到结局了,所以临死前不忘打字,只为让他们知道克蒙找到了他。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克蒙或绷带男身上一定有追击影流成员的东西,不然上次怎么会有大量的影流成员落网,不然霍执事怎么会失足。

知道死期已至,危机感怎么也甩不去,他不跑了,直接钻进一间密室,凝聚身的影子质量,发起此生最后一击。

身上的影子都澎湃起来,所有影子物质都化成最狂暴的触手,这是影子生物的末路,听说保持不住理智的人,会变成一团触手状的影子。

他是影流组织里老成员,也是半疯半理的人,时不时长出一些奇怪的触手。

这一刻,他身上的影状触手已经凝聚到最强的地步,无论是谁开门,只要被三只以上的触手命中,一定会把对方的影子吸成人干。

清纯美女沐浴阳光

被六只极致浓缩过后的影子触手触碰,瞬间消化也不足为过。

但是他蓄了这么久力,刚开门一照面,身上所有的影子便被吸了过去,毫无反抗力。

“怎么回事!”张执事大叫,挥动触手疯狂入侵克蒙手掌上附着的影子。

影子不仅仅沾在人的脚底,事实上人的每一个触手面都可以通过光制造出影子,只不过这些影子可能淡不可见。

张执事经验老道,把每一颗影子触手都刺了过去。

影子触手碰到了克蒙的手掌淡影,但是下一秒,强烈的反弹感生起,他居然没能第一时间突破克蒙的手掌影子。

“什么!”张执事叫出声,懵了。

从来没有见过他打不动的人,要知道很多正常人的影子都是不设防的,想入就入。

哪怕有调查员携带了增加精神力的东西,也很难顶住他的撕杀。

但是克蒙顶住了,不禁顶住了,还弹了过来。

张执事在心里几乎要吐血了,从来没有遇过那么难的困境。

这什么人啊。

克蒙也感受到手掌心轻痛感,这种痛感已经经过抗性力量减弱,但依旧有痛感,可见对方不是软柿子。

“总算把你抓到了。”克蒙拍了拍围巾,拿出一个大黑罐子。

这个罐子是禁止移动酒坛,克蒙将他甩进少酒坛口,封上封口,顿时清爽了。

不一会儿,其他调查员也赶过来收尾。

克蒙一马当先走在前头抓影子,被鱿鱼市的调查员佩服。

有这样的调查员,何愁锦鲤洲不崛起?

克蒙返回鱿鱼市的调查局,将这位执事级影子抓出来,用手术刀切开他的影子外衣,再切几刀,把它弄残了,然后再交给专业的审讯人员。

张执事途中数次想要自我毁灭,但是都被阻止下来。

审问的工作也缓缓展开,撬开张执事的嘴巴,获得一些影流组织的新情报。

克蒙权限很大,可以当场看调查报告。

看完后,克蒙很惊讶。

“有时间丢失的概念?”克蒙喃喃道。

这并不意外,情理之中。

在抓人前,执事可能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那段时间被他从脑子里删除了。

但是他怎么做到这一件事,不得而知。

绷带男也赶了过来,他的空间石也能传送,但是一起传送有可能扰乱单向引导,为了避免意外,他等了一段时间才传送。

“难道没有有用的信息吗?”

“他知道一些影流成员在锦鲤洲的最新分布位置。”

“这是个很重要的信息,抓!”

没有人审出影流之家的概念,因为从张执事打下那段字后,群里的群主仅仅沉默了数秒钟,就把张执事踢出了影流之家。

所以张执事的脑子里没有影流之家的概念,没有人可以从他的记忆里搜到那段记忆。

克蒙获得张执事的大致公布地图后,有了清晰的选择,不必再用每个城市都搜。

这个新分布地图是张执事最近突然获得的知识,获得知识的时间是一天前,没有预兆。

与此同时,负责审问对方每分钟时间干什么事的调查局,发现张执事存在一个时间疑点。

“昨天晚上零点到一点的时间段,他的记忆里这段时间浪费了,但后来得到了新的影流成员分布地图。”

“另外,我们今天抓他的时候,他的供词很乱,并不知道自己被抓前干了些什么事情,时间对应不上。”

张执事他的记忆里,消失的时间去干什么了?

这引起了调查员的高度重视,而克蒙又起程了,马不停蹄地用恶魔地图感知那些对他具有恶意的人。

张执事的时间有悖论,克蒙也在审他的供词。

“极有可能是隐秘的联络方式,只是代价是行动记忆。”克蒙用灵性粗略判断道。

克蒙的判断被传到调查局,智囊团们纷纷觉得有道理。

这样的代价恰到好处,既能保秘,又能让影流的通讯网在神兽面前不至于瘫痪,真的很厉害。

数天时间下来,以鱿鱼市为圆心,附近的影流成员纷纷覆灭,连根拔起。

因为抓到的人越来越多,牵扯出来的关系网也越来越密集。

抓到联络人,就能套出一层导师和萌新成员的关系网。

即使他们收到风声,暂时离开原城市避难,但也跑不远。

因为影子生物在外游离时间越长,风险越大。

不仅仅是被发现的风险,也有生命的风险。

所以克蒙一抓就是一大窝,影流组织在锦鲤洲失去的地盘愈来愈多,隐约形成星星之火直接燎原之势。

另一侧。

隐秘聊天群,影流之家。

「大大大垃圾加入聊天群。」

「z里加入聊天群。」

「久厘九加入聊天群……」

执事q号被邀请入群,并持续刷屏,每隔几分钟就有新成员入群。

影流的执事们开始担忧,这样的事前所未有,这个群很久没有突破一百人数了,影流之家一直维持在五十人至百人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