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南洋一带的王者,跑到我华国这里来,你这是在自己找死啊,真的,立刻放了荣国华,然后乖乖跟我去认个错,相信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但如果你死不悔改,那后果可不是你这么容易善了的。”

张冥有些无聊的看了他一眼,神态平静的又吐出了一句话,就好像说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再说了,军营之中,也有两位王者坐镇,你认为你能跑得了吗?”

“这个,你放心,我既然做到这一点,根本不用担心被人发现,甚至根本不怕他们发现。”老者好像一点儿不耐烦了,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是啊,刚才人家在这里检查过,你便在黑大个子出去的时候,便布下了精神屏障,也不想拖时间长吧,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张冥的声音瞬间有些清冷起来,同时更是摇了摇头。

南洋的控偶术,降头术,甚至还有各种利用蛊虫的方式,的确是很不错,便对于张冥来说,只要不被对方拿到什么特殊的把柄,根本不担心被对方控制,甚至精神力对他来说,只能是他的补品一样。

就好像现在,张冥的身体四周早已经被他布上了一层无形的内力,可是,在内力罩外面,早已经有无数细小到了肉眼根本看不清的虫子,正盯着他的内力罩使劲的咬着,想要冲进他的身体。

本来这就是他的一种本能,内力罩直接布满了身,可是没想到,真的遇到了这档子事情。

“呵呵!”

“你说完了吗,你自己选择吧,再不选择,我帮你选择了。”老者好像已经跟张冥说得差不多了,也许是时间过得有点儿太久了,他更好像等不及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至少你死前,能让我记住一个死去的王者姓名,也算你没有白来我华国一次,你说对不对?”

纯净王小羊在丛林里飞舞

“你找死!”

老者一听,那里不知道,到现在都是张冥在戏弄他,脸上杀气四溢,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直接向着张冥的脑海冲来。

早已经在整个房间里都布满了他神念,好像他的神念比之精神力还要高上一个层次,到现在,那老者都没有发现整个房间内,也早已经被张冥的精神力布满。

“精神穿刺!”

“精神穿刺!”

“精神穿刺!”

连续三道精神力攻击直接对着老者的大脑冲了过去,同时,整个人如同一只猎豹,速度快如闪电,直接冲到了老者的身前。

只是张冥的速度快,而老者速度也同样很快,或者说是反映真的很快,三道精神攻击给他造成的影响几乎是微乎其微,同样,他的精神攻击对张冥来说,也是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张冥一出手,那荣国华立刻站到了老者的面前,双拳对着张冥打了过来,而且一上手,便是双拳之上暴出了强大的内力。

完是拼命的一击,虽然被他击中,张冥不一定会有什么伤害,便张冥可不愿意他的衣服再一次被破坏。

或者说,他根本不想跟荣国华打,只见他的身子在冲锋的路上,原地一步闯出,然后冲到荣国华的左边,又是一拳打出。

荣国华的动作相比较于其他人,反映还是慢了一小怕,张冥的一拳又打在他的脑袋上,直接把他的脑袋打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包来。

只见荣国华倒飞出去,然后撞到了后面的撞墙上,这还是张冥手下留情了,否则,打爆他的脑袋都不是一个事情。

荣国华的身体立刻顺着墙向下滑,又一次光荣的晕了过去。

就在张冥再一次向着老者冲过去的时候,老者手中又多了一跟针,然后在手中的玩偶上面一扎。

荣国华瞬间整个人的气息暴涨,又满血复活,再一次向着张冥冲过来,双拳的攻击明显的又打强了许多,好像随时突破到王境的攻击力。

“真是麻烦!”

张冥冲向老者的同时,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战刀,好暗红色带着半透明的战刀上面,竟然还不时冒出一丝丝的火焰出来。

“去死!”

瞬间,张冥的速度再一次暴涨,本来就只的四五十个平方的房间内,张冥一步便到了老者的身前。

可是荣国华的身体又挡到了老者的面前,让张冥刚刚准备一刀砍下去的他,不得不收回力道。

这直接让张冥郁闷得半死,这种打法,完是让他投鼠击器,完没有办法展开攻击。

“滚开!”张冥低吼一声,本来冲过的身体根本没有一丝的停留,刀虽然收起来了,但他的身体直接冲了过来。

“轰!”

荣国华的身体直接向后倒飞出去,同时更是撞到了后面的老者。

而张冥的身形并没有因此而停止,速度更快的一脚踢出,直接把荣国华的身体踢向一边,然后他的左手刀直接砍向那老者的双手。

同时,右手的战刀一个反削,更对着老者的脖子削了下去。

“你怎么这么强,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立刻住手,否则,他也得死!”老者看到张冥已经杀到了他的跟前,大声地叫道。

张冥的眼神冰冷,手中的速度更快,那左手一个手刀,直接削到了老者的右手上,老者的整个右手臂直接被张冥给削断。

而老者的身形同样急退,不过,他再快,房间就那么大,虽然让过了张冥这必杀的一刀,但他的左手连同那只玩偶也直接被张冥直接给一刀削得掉了下来。

同时,张冥左手一闪,两只手臂,连同那只玩偶直接消失在面前,他这才眼神不善的看向对方。

至于荣国华,在张冥收起玩偶之后,他的双目失神,动也不动,显然玩偶就是用来控制他的道具。

“你,你,你……”

老者连连叫了起来,同时,那流血的伤口好像也开始不再向外流出鲜血,不过,张冥却看到了他的断掉的双手处,血肉翻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不停的蠕动,不断的把他的双手向外长出来。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