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翰墨照着林小满的主意,写了这么一份男默女泪的卖惨书,然后好吃好喝的招待了朝廷上来的一群人,又送了一笔银子,这才把人请走。

人走后,兄妹俩那么一合计,直接由林小满带着他们刚到手的热乎的文书,又带着一群生面孔,光明正大的去了泰义城府。

身份都是现成的,林小满的那个金鳞卫佥事腰牌。

通州的各项功能都已经恢复,原本围在泰义城下等着救济的灾民也已经都回到了各个乡镇村落。

虽然没有城门大开,但是泰义城也是开了小门,只要身份没有问题,就可以入城。

杨翰墨带着一堆十几人,以护送朝廷特使的名义,同样进了城。

府尹孙同茂虽然是和杨翰墨撕破了脸的彻底闹僵了,但是杨翰墨没带军队,孙同茂那是完全不怕他。

进了城,林小满就见到了杨翰墨口中那个黑心乌鸦孙同茂。

油光满面,肥头大耳,大腹便便,这个孙同茂一看就是个贪官。

林小满像模像样的同泰义城内的一众官员打着官腔,因为有着盖着章的公文,孙同茂根本就没有怀疑。

杨翰墨的大肆购粮,孙同茂也是有所听闻,他只当是武盛帝想起了这个儿子,给他送了钱。

作为一个厚脸皮,孙同茂防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向着杨翰墨告罪,各种苦水,各种推卸责任的,‘我也是没有办法,真的是没有粮食……’

颜值逆天清纯美女赵韩樱子唯美图片

巴拉巴拉。

杨翰墨面上先是不愉,而后一副‘虽然我看不惯你但是我干不掉你、只能和你握手言和’的姿态,也算是和孙同茂达成了和解。

宾主尽欢,美酒佳肴,一群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一直喝到了半夜三更。

这刚进城立刻动手就太突兀了,第一天的,林小满原本打算安分守己的没动手,但是吧,这人自己送上门来了。

酒足饭饱,正当林小满想要歇下的时候,孙同茂悄咪咪的过来了,各种和她套近乎,同时,“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袁佥事笑纳。”

孙同茂很上道的给她递了个盒子。

不用看,林小满就知道盒子里装得是银票。

贿赂京城来的官员,这是不成文的规矩,孙同茂当然是个十分懂规矩的人。

金鳞卫佥事虽然只是个四品,但是金鳞卫却是直属于皇帝,是可以直接向皇帝进言的人,有时候金鳞卫一句‘乱党’,那不是乱党也变成乱党了。

深怕林小满在皇帝面前乱嚼舌根,和杨翰墨合起伙来参他一本,孙同茂那是一点都不敢怠慢,下了重金的要把林小满拉到自己的阵营。

送了钱,孙同茂巴拉巴拉地又一次各种倒苦水,总结起来就是:这次通州大灾,那是墨王抗灾不利,他一个个小小府尹,只能听王爷的呀。

把脏水泼给杨翰墨,孙同茂表示自己很无辜。

林小满瞧瞧了银票,呦呵,足足2万两!

肥!太肥了!这绝对是一只肥羊!

收了钱的林小满笑眯眯的,当场就表示自己会站在他那一边,并很慷慨的在酒里下了个毒,送了他一杯毒酒。

当然,慢性毒药,见效慢,几天后才见效。

第二天,林小满非常任性地提出了要去狩猎。

极力拉拢林小满的孙同茂自然是有求必应,不过他作为一个文官,就是个武力渣渣,所以陪同狩猎的活落在了武官身上。

杨翰墨和林小满通过气儿了,知道她今天要下黑手了,主动避嫌的没去。林小满一行人,是和守城军的统领卫虎一起去的。

卫虎这人是苏同茂的女婿,两人是一丘之貉,只要这两人倒台了,所谓树倒猢狲散,剩下的人员完全不足为患。

出了城,突来兴致的林小满开口要赛马,一众人只能如她意的比赛,鞭子一甩,马儿就狂奔了起来。

抓住合适的时机,林小满暗戳戳的内力外放,暗中打落卫虎,完全不是林小满对手的卫虎压根就连攻击来自哪里都不知道,就这么从马背上翻落了下去,后方他的几个部下避让不及,立马就是大型车祸现场了。

到底有些武功底子,外加上反应迅速,卫虎即使抱住了脑袋,没死,不过人晕了。

“卫统领!!”林小满状似关心的凑上去查看情况,趁着扶人的这个空档,暗戳戳的扎扎扎,小银针往脊椎骨那么扎了几针,保证这货下辈子就是个躺床上的瘫痪。

很好,一个搞定了。

开开心心出城,阴云惨淡回城,得到卫虎落马这个消息,苏同茂整个人懵了懵,立马阴谋论的把陪行的一众卫虎的手下喊了过来,仔细盘问。

众人说辞一致的:卫虎意外落马。

虽然心里还是觉得不太对劲,但是这些都是卫虎的亲信,不可能全部被杨翰墨收买,苏同茂只能相信,这就是个意外。

卫虎经过大夫们的诊断后,确定残废了。

这人一废,守军统领的位置就空了下来,孙同茂和杨翰墨两方暗暗较劲,都要推自己的人上去。

到底是王爷,杨翰墨成功把自己的人推了上去,不过孙同茂在泰义府经营这么多年,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新统领上任,但是底下原本卫虎的亲信压根就不服他,局面很是尴尬。

然后,今天这个喝酒醉死了,明天那个在花楼里马上风了,后天又有一个意外坠城了……

属于卫虎的亲信,那是死的死,残的残。

泰义府守军的格局,彻底改变了。

搞定,林小满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假装回京城了。

林小满一走,苏同茂突然就反应了过来,相互钳制了那么多年,杨翰墨的手段,他也清楚,他绝对办不到这些,也不敢如此!

除非,是姓袁的在帮他!

苏同茂可以肯定,自己送的‘心意’绝对比杨翰墨多,但是姓袁的还是帮他,为什么?

肯定是皇上授意啊!

那可是杀害朝廷命官,没有皇帝的暗中授意,墨王和姓袁的,哪敢如此大旗鼓的动作!

完了完了,这是皇上在扶持墨王,太子死了,那么肯定要有一个新太子,肯定是墨王入了皇上的眼,太子之位要落到墨王身上了!

而要当太子,要有功绩,干掉他这种地方‘毒瘤’,岂不就是一份天大的功绩?

对于自己,苏同茂心里还是很有逼数的,皇帝不管他,他才能横行一方,皇帝真要收拾他,他肯定死翘翘了。

完了,他要变成墨王的垫脚石了。

细思极恐……

越想越可怕,苏同茂整个人非常的焦虑,然后焦虑的后果就是血压突高,然后就崩了血管。

苏同茂中风了!

当然,这更多要归功于林小满暗戳戳给他投的毒。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