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大半夜的打电话结果被截胡之后,风愿晴就有些忐忑,她情急之下就打了江清越的电话,但是回过神一想,大半夜的确实不太妥当。

清越哥的老婆,不会误会什么吧?

就这么自我不安了半个月,风平浪静的,什么也没发生,风愿晴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失落。

清越哥他,都不回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情况吗?

自从她回来,江清越都没有过来见她一面。

风愿晴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怎么了,心里头总是不舒服,就仿佛一块大石头压着心脏一般,沉沉的让人莫名难过。

趁着一个节日,风愿晴又一次拨打了江清越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依然是张妍熙的声音,“你好。”

“你,你好,嫂子我找清越哥。”

“是小晴呀,真不巧,老公他在开会呢。”张妍熙声音透着笑意,却满满都是女主人的架势,十分强势。说话间隐隐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施舍之意,“这是有什么事吗?是不是遇到困难了呀?小晴,不用不好意思,有什么困难你直接开口好了,我们江家在吴市,还是有些人脉的。”

“没,没什么。”风愿晴心里更难受了,“今天是中秋,我就是想说中秋快乐。”

“嗯,也祝你节日快乐。”

清纯天然美女户外一日游随拍图片

……

挂了电话,风愿晴满脸苦楚,陷入了一种自怨自艾的难过状态。

“妈妈……”孩子的喊声,让风愿晴回过了神,抹了一把脸,面对孩子的时候,又是一张笑脸。

“妈妈,我想吃薯条。”

“妈妈,我想吃汉堡。”

两个孩子一人一句,笑容满面的不知愁苦。

“好,我们今天去吃华来士。”

一手一个,风愿晴牵着两孩子出门了,虽然面上笑着,但是这心里却是异常的难受和心疼。

因为没有钱,即使只是简单的去外面吃一顿,她也只能在节假日满足两孩子。

她真是,好没用。

时光匆匆,一年又一年。

风愿晴带着两孩子,日子过得缩衣节食很是清苦,毕竟房租水电买菜,衣食住行是钱。

曾经不知天高地厚,认为一个人也能把孩子好好抚养长大,但是现实里不可能用爱发电。

不过即使过得辛苦,风愿晴也没有联系江清越,毕竟一打过去,接电话的都是张妍熙。

风愿晴可以没有心理负担的找江清越求助,但是面对张妍熙的时候,她开不了口。

江莲华服,在吴市绝对是个本地巨头。

本地电视台上,频频都是对于江清越的采访,各种报道,都是:江莲华服的江总,那是如何的年轻有为,英俊多金,更重要的是,深情又专一,江总和夫人两人非常恩爱,是一对模范夫妻……

每次看到这些新闻,这些报道,看着光鲜亮丽的两人和他们那同样光鲜亮丽小小年纪就是一身气度的孩子们,风愿晴只觉得特别压抑特别难受。

整个人苦涩的仿佛浸泡在海水之中,满心都是后悔。

如果当初,她没有爱上易年,她能够拒绝易爷爷,没有和易年结婚,她和清越哥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亦或者,只要当初她舍弃了肚子里的孩子,真真正正的和他结婚领了证,而不是弄虚作假,是不是现在和他站在一起的就是她了?

如果她选择了他,他们的孩子,也会无忧无虑的这么享受着他人羡慕的目光,一出生,就站在别人奋斗一生都无法企及的终点。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

风愿晴后悔了,深深的后悔了,可惜,现实已经如此了,她只能一个人操劳着养育自己的一双儿女。

……

这个世界,大概是因为原主杨淑华的身子底子差,又因为林小满开局比较晚,她没有活成一个年过百岁的老不死,而是在88岁的那年溘然长逝了。

好吧,88也是很长寿了。

作为一个商人,原主杨淑华绝对是个利益最大化的人,所以,直到林小满咽了气,系统的电子音这才响起,‘主人,任务完成。’

虽然知道这个任务不可能失败,但是终于完成任务的林小满舒了一口气。

‘主人,原主说,谢谢你,她很满意。’

‘不客气。’

虽然原主已经不在了,林小满还是回了一句。

在她有生之年,大洋集团绝对发展成了一个庞然大物,当然,林小满临死前把这个商业帝国捐给了国家。

毕竟有时候,富可敌国也可能是一把断头刀。

虽然没有大洋集团,但是江莲华服绝对也是超过了千亿资产的大集团了,江家绝对是大富大贵。

江清越和张妍熙夫妻俩过得挺好,当初江玉树和江玉燕因为小,根本不记事,只当张妍熙是他们的亲妈,在他们的教育下,三个子女也是兄友弟恭。

至于最后江莲华服传给谁,她死的时候江清越还活得好好的,无论是把江莲华服切开分了还是传给能力强的那个,那都是江清越这个当爹的该烦恼操心的,和她这个奶奶没有关系,反正都是江家的香火。

风愿晴一直留在三明镇,在两个孩子稍微大一点后,一边干着幼师的工作,一边利用寒暑假打临工,一个人辛辛苦苦的把两个孩子拉扯大。

那对本该富贵的双胞胎,如众多普通人一般,毕业,工作,结婚,因为家里穷,只能自食其力的承受着生活的重大压力,泯然于众的普通人。

风愿晴那一儿一女孝不孝顺的,林小满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风愿晴看着比实际年龄苍老多了,而且是还走在了自己前头,在她85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也就是风愿晴62岁就死了,这年龄,完可以算是死得早。

另一边,魔都那边,易年和李家联姻后,有了李氏集团的扶持,永盛公司那是扶摇直上。

在人前,易年又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易总。

至于人后……不用调查林小满都知道,卑躬屈膝的上门女婿生活。

事实确实如林小满所想。

易年想要借着李家渡过难关,以及东山再起的干掉恒盛业兴,而老李总也不是个慈善家,他看中的是易年的商场能力。

易年结婚后,虽然不是入赘,那也和入赘差不多了,他完就是个为李家打工赚钱的。

李家三兄弟,分工明确,老李总这一支,那就是家族的钱袋子。赚钱给整个家族花。

自古以来,钱权不分家。

而有权人的地位,远高于有钱人。

易年不仅要哄着自己老婆,面对李家一群人,那也是只能讨好,在李家的地位只叫一个低。

讨厌的人过得不好,自己也就舒心了。

所以,原主十分满意。

林小满也十分满意,因为她干了30多年的慈善,达成了‘家喻户晓’的成就。

谈起‘杨淑华’这个名字,众人都是赞美一片。

离开世界,场景那么一切换,林小满就感到了涨涨的感觉。

这都是魂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