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纤纤小兽一样的反应,厉凌烨无奈的摇了摇头,大掌轻拍了一下她的臀尖,低声道:“你要是喜欢吊兰,以后咱家所有的住处都添置一些吊兰就好了,没必要非搬走这里的,是不是?”

白纤纤继续抿唇,“我不喜欢吊兰,从来都没喜欢过。”

说不定是哪个女人留在这两居室里的东西,她才不要喜欢呢。

先前没想到是她蠢,现在想到了要是还喜欢,那她就是傻。

别跟她说这些吊兰放在这里没什么意义,有多少女人喜欢厉凌烨暗恋厉凌烨她很清楚。

“既然不喜欢,那就不添了,把面吃了。”把她自己拌好的面碗放到她的手里,“吃。”

白纤纤“嘭”的放下,“我说了要减肥,我不想吃。”

厉凌烨大掌沿着她的脖颈徐徐落到她的背上,“我摸过了,你身上的脂肪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现在刚刚好,不准减肥。”

“我偏要减。”白纤纤继续挣扎。

厉凌烨皱眉,看着她紧抿的小嘴,忽而一俯头,绯薄的唇就落在了白纤纤的唇上。

白纤纤初时还想着拒绝,可是很快的,大脑就被男人的深吻填的满满的,根本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直到氧气的即将殆尽,厉凌烨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白纤纤,“保险箱的事情,有着落了。”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白纤纤先是怔了一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厉凌烨是真的转到十万八千里以外的话题上了,“在谁的手上?我想见见他,我想拿回来。”

“把面吃了,再告诉你。”厉凌烨脸不红心不跳的要挟起了白纤纤。

白纤纤差点气得七窍生烟,可当想到妈妈的保险箱,她咬咬牙,把另一份面也拌了,挑了一筷子开始强行吞咽了起来。

就象是完成任务一样,一碗面很快吃光光了。

倒是放下她的厉凌烨才只吃了一半。

湿巾擦了擦唇,白纤纤急切的道:“现在,你总得告诉我了吧,厉凌烨,你要是再敢吊我的胃口,我不理你了。”白纤纤在心底里发誓,要是厉凌烨现在不告诉她,她今晚就不许他上她的床。

“是一位姓柯的先生,是他的助理取走的,不过现在暂时还没有查到那位柯先生的下落,等查到了,我再告诉你。”

白纤纤原本期待的眼神听到这里立刻黯了下去,厉凌烨这说了等于没说,更吊着她的胃口了。

“厉凌烨,你骗我吃面。”

“骗你也好,不骗你也好,面吃到了你的胃里,得到的营养也都是你的,白纤纤,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厉凌烨也恼了,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的跟他无理取闹过。

他是不是把她宠的太狠了,以至于无法无天了。

“我就不讲道理了,厉凌烨,你要是不喜欢,大不了相看两相厌,你不看我,我也不看你,过了明晚,我可以出去了,我搬出去住就好。”

一想到这个,她就生气,她在T大的公寓多好呢,还是免费入住的,都是厉凌烨坏坏的给她退掉了。

厉凌烨,他就是一个大坏蛋。

“你休想。”厉凌烨筷子一甩摔在桌子上,“你是我妻子,我在哪,你在哪,哪都不许去。”

“我偏不,我现在就走,放心,我不会让人发现的,不会坏了你的计划的。”他不说,她也猜得到他一定有什么计划。

现在警方已经介入,世界都在找她和厉凌烨。

如果那些到处在找他们的人知道他们两个此时此刻好端端的在这里,一定气坏了。

不过,那可不关她的事。

厉凌烨眉头拧的更紧,直接一拖,就把白纤纤硬生生的拖到了卧室里,然后直接甩到了床上,随即紧随而上,一条手臂支撑在她的脸侧,“白纤纤,我说过了,你嫁给我,就是我一辈子的妻子,我厉凌烨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个字眼,除非我死了。”

白纤纤伸手一点,皙白的指尖点在厉凌烨的唇上,“不许说死。”不管怎么恼怎么气,可她不想他死。

她爱他,从身到心,爱到了骨子里。

也爱的有些卑微。

厉凌烨唇一开,就咬住了白纤纤的指,含糊不清的道,“那就不许走。”

随即,一件一件的衣服散落,有白纤纤的,有厉凌烨的。

卧室里的空气开始稀薄了起来,白纤纤再也不属于她自己了。

许久,窗外夜色更深,霓虹灯的灯光若隐若现的透过窗纱打进室内,白纤纤枕在厉凌烨的手臂上,浅浅的呼吸着。

可是耳朵里都是刚刚他在她耳边一遍遍的低喃‘不许走’。

不许走,仿佛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哭喊着亲人不要丢下他一样。

白纤纤窝在厉凌烨的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小小声的道:“我不走。”

从主卧到次卧,再到沙发,所有的地方都留下了两个人一起的痕迹。

厉凌烨放的很开,也折腾的她很疯狂。

或者,真的是她想歪了吧。

如果这里真有什么让他放不下的,他不会与她如此的放纵。

隔天,厉凌烨一直在忙碌,电脑始终都是打开的,指节分明的十指一直在敲打着键盘。

早餐和午餐都是匆匆忙忙的吃过就继续去工作。

倒是白纤纤无所事事。

手机也干脆关机了。

不然,她就觉得对不住方文雪对不住苏可,她在国内就这两个好朋友了,她们两个担心她的问题,她一条都没回。

厉凌烨不许她回,她就没回应了。

下午四点钟,门铃响了。

白纤纤看了一眼厉凌烨,厉凌烨冲着她点了点头,“去开门,送东西的。”

“哦。”白纤纤这才打开了房门,居然是洛风。

洛风手里大包小包大盒小盒,伸手递向了白纤纤,“厉总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白纤纤接过,“谢谢。”

阖上了门,白纤纤回到客厅,检视着一个个的盒子,有两份是礼物的盒子,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不过一看那精致的包装,就知道价值不菲。

然后就是她和厉凌烨的衣服了。

她居然有两套晚礼服。

白纤纤拿起一套比在身上,“厉凌烨,帮我看看哪一套好看?”

厉凌烨抬眸看白纤纤比在身上的玫色的礼服,“两件都要穿,都好看。”他亲自为她选的,必须好看。

“两件都要穿?不就是去参加许晴云的生日Party吗,至于中间还要换礼服吗?”白纤纤迷糊了,她又不是主角,没必要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