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马上起飞了,纤纤,不管遇到什么事,记得联系我,凯恩。”

白纤纤看着这一条短信,指尖飞快的点下了一个字,“好。”

她想凯恩一定是在飞机上正等着她回复呢,所以,必须要回复凯恩。

真想去送机的,可是送机了又如何,她终究还是没有接受凯恩,所以,既然不能给凯恩承诺什么,那还不如不要给他希望,也不要再与他过于的亲近,否则,最后受伤的绝对是凯恩,那是她最不想要的结果。

在她的心里,凯恩一直是如兄长般的存在了,是她最煎熬的时候的依靠。

从前是,现在也是。

厉凌烨不靠谱的时候,凯恩就是她的靠山。

静静的看着手机,直看了十几分钟,可凯恩也没有再回复,但是她知道,凯恩一定是看到了。

只是再回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所有的所有,都在心中,她知他,他也知她,便足矣了。

其它的,都是身外之物心外之物。

知道凯恩走了,白纤纤正想躺下继续睡觉,忽而就听手机连续响了两声。

俊俏的黑直长发清纯美女图片

是的,是同一时间响的。

白纤纤有点懵了,这个时间点做广告的还这么努力的发广告这也太敬业了吧。

白天手机响都够烦人的了,这个时候收到广告短信,更讨厌。

白纤纤随手点开新短信,第一条跃然眼中,她刚要删,才发现不对,是方文雪的手机号发过来的,“雪雪和琳琳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慕夜衍。”

白纤纤有三秒钟的愣神,这是慕夜衍拿方文雪的手机给她发的短信?

这什么情况?

雪雪不在这里吗?

白纤纤接下来的反应就是跳下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房门冲进了对面的房间。

对面的房间房门是开着的,一眼看进去,哪怕是没开灯,也透过外面淡弱的光线看到了床上的空空如也。

而等她再打开灯的时候,果然方文雪和小琳琳都不在,她甚至不知道方文雪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是慕夜衍悄悄来把方文雪接走的,还是方文雪自己离开的?

还有,方文雪把手机交给慕夜衍随便用,是不是证明方文雪对慕夜衍与那个女人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放弃追究了,认命的回到他身边,只想挽回她与慕夜衍的婚姻了?

似乎,这样才是最正确的打开两个人之间死结的方式。

但是以方文雪的个性,倘若慕夜衍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她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原谅慕夜衍的。

白纤纤很想现在就问问方文雪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个时间点,天还黑着,才凌晨一点钟,就凭是慕夜衍发给她的短信就证明,方文雪已经睡下了。

就算打过去电话,接电话的也绝对是慕夜衍而不是方文雪。

她打过去也没用。

想到这里,白纤纤忍住了打电话的冲动,什么都等明天天亮了再说吧。

到时候,一切就都有答案了。

现在,只要知道方文雪和小琳琳一切都好,就可以了。

就也放心了。

毕竟,她对方文雪,从来都是她幸福快乐就好,如果慕夜衍还能让方文雪快乐,她也只能接受方文雪回到慕夜衍身边了。

看完了第一条短信,白纤纤又打开了与方文雪的手机号同时发送过来的第二条短信,心想这次一定是广告了,确定一下就删除。

结果,在看第二条短信的时候,她又懵住了。

“救我。”

这是苏可发送给她的短信,只有两个字,想必苏可发送过来这条短信的时候,情况一定是很紧急的,所以,一个多余的字也没有。

白纤纤转身就往苏可的房间冲去,就以为这个时候可能是有人夜闯进了她们的房子,然后要掳走苏可。

想来,这要掳走苏可的人一定是顾景御了,除了顾景御不做第二人选。

她一边往苏可的房间冲去,一边摁下了厉凌烨的快捷,就想第一时间通知厉凌烨赶紧来救苏可。

反正只要不确定是顾景御派人来抢走苏可,她求救厉凌烨厉凌烨都不能袖手旁观吧。

厉凌烨要是敢不管,她跟厉凌烨没完。

“老婆,是不是不舒服?要我现在过去吗?”然,就在厉凌烨以超快的速度接起白纤纤的电话,劈头问过来这一句的时候,白纤纤也看到了苏可的房间情况。

居然与方文雪的房间一样,床上也是空空如也的。

摁开灯,窗子是关着的,不象是有人能从窗子把苏可掳走的样子。

而这条短信,也才发送过来不超过两分钟,这房子里也没有人来过的迹象,她都没听到开门声,那就说明苏可发送给她这条短信时所在的位置,不是在这里,而是另有地方。

呃,难不成是方文雪走了,苏可也走了?

白纤纤懵了懵,这什么情况?

“老婆,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那边,仿佛一直拿着手机在等白纤纤电话的厉凌烨焦急的问了过来。

白纤纤这才回神,“苏可不见了。”

厉凌烨先是不动声色的悄悄的舒了一口气,只要小妻子没事就好,至于苏可,不见就不见,他最多关心一下,并不关他什么事,因为苏可不见了,需要操心和关心的是顾景御,而不是他。

“也许是出去散步散心了吧。”毕竟,苏可可是亲耳听到顾景御已经知道她要出国的事情了,所以心情不好也是有可能的。

白纤纤抿抿唇,“你觉得大晚上的,都过凌晨了还出去散步是不是有病?这不可能。”

厉凌烨想了想,“也是,纤纤,说说你是怎么醒过来怎么发现苏可不见的?”虽然不想关心,可小妻子打过来了电话,就证明是对他的信任,所以,他怎么也要关心过问一下。

“她才发的短信。”

“发的什么?”厉凌烨听到这里,也着急了,毕竟苏可是顾景御这个损友在意的女人,他就替损友关心一下。

“‘救我’,就这两个字,凌烨,苏可是不是出事了?要是真这个点出去散步的话,是不是被坏人给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