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主说什么了?’

林小满竖起了耳朵,认真听讲。

原主回归之后,记忆会模糊,除了死亡时的最后一次见面,期间再也无法进行交流了。

所以原主说了什么,至关重要!

‘原主觉得你人很好,一直很耐心的和她沟通。不像是第一个和第二个任务者,都喜欢自作主张。她自己的人生,虽然过得很失败,但也是自己的,她们凭什么指手画脚、肆意妄为,丝毫都不尊重她的意见?

原主她也知道自己拖泥带水的很不干脆,想要娘家和自己的小家两头兼顾,却又是两边不讨好,她想要无愧于父母,却又不想牺牲自己的人生,身为局中人,她真的很迷茫。

只有主人你会耐心的和她沟通,帮着她分析情况,并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应该怎么做。主人你在父母和自己小家,婆家的处理方式上,她非常的满意,她自己就做不到把关系处理的如此融洽,她真的是很感谢你。她相信,有你在,她这一生,定然能过的幸福和顺,她也不要什么大富大贵,只要一辈子这么平淡安康就好。’

‘哎呀,夸得我真不好意思。’林小满嘿嘿嘿笑笑,同时心中记下了一条。

必须坚定贯彻‘甲方爸爸永远是上帝’这一条任务第一准则!

即使心里觉得甲方爸爸是个傻逼,但是表面上,必须要把服务人员的服务态度端正了,毕竟甲方爸爸是出钱的人!

‘所以我现在只要和看监控一样看着就行了,对吧?’第一次遇到监管模式,林小满这个新手只能自己摸索。

‘主人,应该是的。’

温婉如玉小清新美女唯美图片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研究了几分钟,林小满就琢磨出来,她现在这状态大概是和原主对调了,很神奇的状态。

她能看到梁溪所看到了的所有画面,听到她所听到的所有声音,不过也就只有视觉和听觉。

研究了那么一天,林小满就差不多了解了,只要她愿意,她能够随时抢下身体的主动权,也可以随时退出归还身体。而她的所作所为,梁溪完会以为是自己做的,并不会察觉到她的存在。

她现在是一种相当于独立人格的存在形式,旁观着‘另一个人格’的人生。

很神奇的状态,也是一种非常百无聊赖的状态。

系统界面依然是出于无法打开的状态,除了看‘电影’以及和系统聊天外,林小满压根就没有其它事情可做,甚至她都没有疲惫劳累以及困意,想睡觉都睡不着!

嗷!

煎熬啊!

这特么是关小黑屋啊!

她要看差不多六十多年的电影,这日子……

虽然挺让人绝望的,但是一想到魂源,熬啊!努力熬啊!六十年,很快的!

在修真界,她可是呆了好几百年呢!

……

梁溪回归了,只觉得有那么一瞬的恍惚,“妈妈,妈妈……”身旁的卢贤努力扯着她的衣服,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嗯?”莫名的心头有些酸涩,又满心柔软的充满了一种很幸福的感觉,梁溪亲了亲卢贤的额头。

“妈妈,我要开汽车,碰碰车!”

“好,待会儿让爸爸带你玩碰碰车。”

“哦耶!!”

……

镇上,磕磕绊绊,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补考,杨慧珍总算是把驾照拿到了手。

有了驾照,杨慧珍心里高兴,在拿到驾照的第一个周末就迫不及待的赶到了市里,约上女儿女婿,一起去看车子了。

梁有义早就在网上看好了,买车倒也没有花费多少时间,试驾之后,当场就定下了。

因为考虑到房子的装修问题,梁有义在30万预算的基础上减了减,最终车辆落地价27万。

约定了上牌日期后,一起吃过顿饭,梁有义两夫妻就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时间一晃,梁杰六个月了,为了节省开支,夫妻俩一商量,就如计划的那样,委婉的回绝了杨淑芬。

有育儿嫂在,不用照顾孩子,家务上的事也不重。

这一次,杨慧珍在月子中心坐了足足3个月的月子,人在家也足足休息了3个月,完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外加上杨慧珍和梁有义一道,在林小满介绍的那个老中医那儿调理身体,身体恢复的好,也就没有出现原来那劳累过度的情况。

就这样,雇着一个育儿嫂照顾孩子,杨慧珍料理家务,生活没什么波澜的,更不需要麻烦到梁溪的,时间一转眼,梁杰就周岁了。

12个月大的孩子,在育儿嫂的照顾下,那是长得白白胖胖的,已经完没有了刚出生那会儿虚弱样子。

很高兴的,梁有义两夫妻呼朋喊友,请上了家里的亲戚,大事操办了梁杰的周岁宴。

梁溪一家三口当然是参加了,作为亲姐姐,梁溪包了个二千八的红包,还给梁杰打了个二千左右的金子长生牌。

在梁溪回归前,林小满就把她的书法级数考上去了,虽然也达不到什么大书法家的成就,但是证书亮出去,也足够唬住家长们。

梁溪也算是个小有名气,很受家长欢迎的书法老师了。

因为课程火热,报她课程的学生数量多,驾驭机构给的费用也就高了。

赚得多,包红包什么的,也有底气。

卢俊对于这将近五千的开支,并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这是正常的人情往来。

卢俊现在对于小舅子梁杰的态度是:只要不麻烦到他们,那就无所谓。

在梁溪回去后,两人也没有因为梁杰而发生过争吵,外加上梁溪现在赚得不少,两人感情也很不错,夫妻俩还有两套房子的共同财产,所以,卢俊压根就没产生过离婚的念头。

热热闹闹的一场周岁宴之后,梁有义和杨慧珍俩夫妻一商量,决定过完年就辞退了育儿嫂。

毕竟育儿嫂的工资太高,现在梁杰也这么大了,自己照顾着,应该也没有问题。

可惜,杨慧珍显然高估了自己,又是照顾孩子又是家务的,很明显吃不消了。

不过到底身子底子好多了,杨慧珍也没有累到住院,挂了盐水,也就缓过来了,而后,杨淑芬又被请了过来,帮着料理家务。

大概是体质提高了,梁杰这一次也没有什么严重的状况,最多也就是感冒了需要挂了水,镇上的医院倒也能应付。

就这样,互不干扰的,时间一晃,好几年就过去,然后,梁有义中风这事,还是不可规避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