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诸界末日在线!

死魂魔王静静悬浮在界面上,闭着眼,一动不动。

“你为什么想要这个?”火种问道。

“它看上去很厉害,可以替我战斗。”顾青山道。

火种陷入沉默。

顾青山指着那死魂魔王,继续道:“我的魂力够吗?假如够的话,请给我兑换这个。”

——以顾青山所获得的魂力,想兑换这个魔神,还远远不够。

这就暂时无法得到他收集的魂力了。

“不够。”火种只得回应道。

“恩,我猜也是不够,这东西看上去就很吓人。”

顾青山看着这魔神,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剑。

混沌型魔神,是比改造型魔神更强的战争兵器。

温柔恬静美女薰衣草捧花甜美唯美写真

它们拥有各种诡异的、防不胜防的能力。

往往只需要一只混沌型魔神出场,就可以终结一场战争。

前世的时候,需要两名封圣境强者一起出手,才勉强能对付一头改造型魔神。

而现在,顾青山身在九亿层世界之中,魔神却成了可以兑换的东西。

回忆前世,再看今生,一切真如梦境。

所有的兑换物品从火种界面上消失。

火种的声音响起:“想要兑换此魔神,你还需加倍努力。”

顾青山握拳道:“我会的。”

火种略一沉默,宣布道:“下面发布任务。”

“在冰原之外的冰山区域,有一座雄伟的神殿。”

“远古时代,古神尚在此界之时,兴建如此神殿,以观赏自己所创造的众生。”

“你需要抵达那里,完成古神的观礼。”

“观礼内容是什么?”顾青山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

“现在,你可以开始动身。”

随着火种的解说,战神界面上也出现了一道任务标识。

“请指定任务。”

顾青山沉吟着,暗暗对战神界面道:“我们先不发布任务,去看了再说。”

他把视线投向远方。

那里是冰原的尽头,巍峨雄奇的冰山一座连着一座,望不到头。

在冰山环绕之中的一座峰顶,有着一座宏伟的建筑。

那座建筑与冰山一样,完由冰雪筑就,远远望去,气势恢宏。

顾青山陷入思索。

现在,苏雪儿已经得救,剩下要做的事就是干掉火种。

但刚才火种展示了死魂魔王。

这代表着一件事。

就算没有入魔者能攒够魂力召唤死魂魔王,火种也可以自己召唤它。

这就麻烦了。

有了封圣后期的修为之后,顾青山对上一头改造型魔神倒是不怕。

可死魂魔王是混沌型的魔神,比改造型魔神强许多。

一念及此,顾青山微微闭眼。

他开始感受自身力量。

丹田灵力充沛,顺着浑身经脉遍布身,剑意正锐,配合着灵力随心而动,举心动念间,神念之中充盈着道法的力量,甚至只要他伸手结印,各种术法都会随之产生。

顾青山又抬头望去。

苍茫的虚空之中,一种隐隐约约的感应,随时牵攀在他身上。

这是天地法则与他的呼应。

是的,他快要突破封圣境界了。

作为修士,每当即将突破境界,就会引起天地法则的感应。

天地赋予雷劫,以洗礼足够强大的修士,且夺取那些稍弱的突破者。

优胜劣汰。

无论是在哪个世界,修士都必须面对天劫。

悬空世界收集的玉简上,也对此有明确的记载。

天地之法永远是如此残酷。

转念一想。

就是不知道神照、千劫、太虚、玄灵之后,修行者还能更进一步吗?

修行者,到底该如此前进?

虽然巴利身上的伤并未痊愈,但顾青山仅凭直觉都可以判断出,巴利的实力比王红刀强万倍。

有没有修士,可以如巴利一般强大?

顾青山轻轻叹了口气。

他收回心神,不再肆意遐思。

无论什么时候,胡思乱想都不如脚踏实地,一步步的向前走。

此刻,

虽然已经到了可以突破封圣境的程度,但顾青山在冥冥之中,总有一种感觉。

似乎经历了这么多事,自己有一些念头在心中涌动。

这些念头告诉他,现在还不是突破的时机。

毕竟,比起巴利那个级别的人来说,自己是封圣境,抑或是神照境,又有什么区别?

顾青山一咬牙,最终听从了心中的直觉,放弃了立刻突破的想法。

“走了。”顾青山道。

山女点点头,没入六界神山剑,隐藏于顾青山身后的虚空。

地剑、潮音也一同隐没。

顾青山回到冰冷迷雾之中。

他摸出阵盘,将各种隐匿法阵一一收了。

萝拉现出身形。

她坐在黑马背上,正捧着一块蛋糕慢慢的吃着。

“打完了?”她问道。

“恩。”

“这就打完了。”萝拉小声念着。

“……我们走。”

顾青山翻身上马。

萝拉只好收了蛋糕,擦擦嘴。

“你刚才下手太快,我还准备多看一会儿戏的。”她抱怨道。

“下手不快,就会有大麻烦。”顾青山无奈道。

“大麻烦?”

“恩——他们会召唤一些很麻烦的东西。”

两人正说着,黑马发出了问询。

“两位,接下来是赶时间,还是散步?”

“赶时间——不是太赶。”顾青山道。

“明白了。”

黑马迈开四只蹄子,冲进了风雪中。

另一边。

雾岛。

戒律所。

光影渐渐模糊。

顾青山已经远去。

血海魔主满含深意的望向苏雪儿,没有说话。

苏雪儿忽然抱着自己的头,朝桌子上撞去。

“这是干什么?”血海魔主问道。

他手指轻动。

桌上顿时垫满了柔软的枕头。

苏雪儿把头埋在枕头中,痛苦的道:“好丢人。”

血海魔主笑了起来,安慰道:“他的出剑很刁钻,正好是你的克星,若非如此,他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是吗?”苏雪儿抬起头问道。

“是的,只要给你一顿饭的功夫准备术法,你可以很完美的战胜他。”血海魔主摇晃着酒杯,优雅的道。

一顿饭。

见鬼!谁会在战斗中等对手吃一顿饭?

苏雪儿再次把头埋进枕头里,沮丧道:“老师……你别打击我了。”

血海魔主笑了笑,这才认真的道:“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用冷兵器战斗的人,一辈子都学不会他那种战斗方式?”

“论实力、论术法和招式的威力,他也许比不过许多人,但在他这个年纪,我还没见过他这种不讲理的人。”

“不讲理?”苏雪儿抬起头,好奇问道:“老师,这是什么意思?”

“任凭你有千般本事,我这一剑就要你的命,这样你就施展不出来任何本事了。”

“大致就是这样,”血海魔主抿了口酒,继续道:“他这样的人,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这样的年纪就可以做到这一步。”

“还有啊,其实你若没有困住他就好了。”

“恩?为什么?”苏雪儿有些迷惑。

“你完可以和他并肩战斗,他冲锋在前,而你作为卡牌师在后面支援,这是一种很好的战斗搭配。”血海魔主道。

“这样的战斗,会帮助你们彼此加深了解,培养情感。”

“你们大可以在翠丝特的世界之中,好好的呆上一段时间,以后这些日子都将成为非常珍贵的回忆。”

“毕竟,战斗之中最容易出真情。”

苏雪儿怔了片刻。

“啊啊啊啊啊,我要后悔死了。”

她大叫着,把头深深埋入枕头之中。

看了苏雪儿的反应,血海魔主露出满意之色。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他等了一会儿,才问道。

“等这次事情结束后,我会去跟他道歉。”苏雪儿道。

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低落。

血海魔主略一思索,又道:“恩,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了,如果你不看了,我就把术法停了——你还继续看他的战斗吗?”

苏雪儿立刻抬起头,双眼发亮,小鸡嘬米似的连连点头。

血海魔主笑着念了声咒语。

整个光影之幕从模糊变得清晰。

顾青山再次出现。

他正骑着黑马,朝冰原远方的冰山奔行。

苏雪儿眼睛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顾青山。

她看上去是那么认真,那么专注。

血海魔主瞧了瞧苏雪儿的神情,放下心来。

“你先看,老师出去办点事。”

“好的。”

血海魔主走出房间。

他在戒律所四周再次布置下一道道严密的守护术法。

“一群沉迷于虚幻权力的弱鸡,也想动我徒弟?”他喃喃道。

等到做完这一切,血海魔主满意的拍拍手。

他忽然消失。

下一刻,他出现在距离阿布鲁息十二个世界层的虚空乱流之中。

微微感应了下,血海魔主满意的喃喃道:“很好,没有人发现我。”

“那么,在面战争之前,先找一找它们的藏身之处……”

血海魔主一连打出数十张血色卡牌。

这些牌随着虚空之风飘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