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真的,我向你保证,如果有半句假话,我立码被子弹崩死。”

“小心!”可凯恩的语音还未落,突然间就传来cheer的惊叫声。

白纤纤顿觉一股风至,随即她整个人就被凯恩拥到了怀里,拥着她就地一倒,直接滚出了两米开外。

还没停下,就听到身后“扑”的一声火焰四起,然后她的头就被摁进了凯恩的怀里,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

有什么爆炸了。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

“老大,你不要吓我们。”

几十号的人围过来,而且就围在白纤纤和凯恩的周遭。

白纤纤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一个个凯恩的手下,“凯恩华,我不想当猴子。”不想当被人观赏的猴子,好无聊。

“退下。”

“是,老大。”才涌上来的人迅速撤退,半点也不敢迟疑。13141075

不然,惹恼了老大的女人,那他们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请叫我水果女孩

原来,老大也是可以温柔的,还温柔的一塌糊涂,不过,很帅的。

周遭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刚刚那一个个拿枪的,就仿佛都没有存在过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纤纤无语了。

那些人,根本就是迫于凯恩的气场,故意的要给他和她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和氛围。

果然都是凯恩的人。

人分秒秒都在为凯恩着想。

可,这样的安静,白纤纤更恼了。

伸手一推凯恩,他象是很不情愿,不过还是松开了白纤纤。

白纤纤坐了起来,随即一低头,想也不想的就咬上了凯恩的脖子。

而且,还是狠狠的。

那画面,就象是一个吸血鬼在吸血一样。

她是真的恨极了现在的凯恩,想要拂袖而去,可是又想找到爸爸。

她好想好想找到爸爸。

于是,暗夜中的两个人,一个有多用力,一个就用多疼。

不过,凯恩一直都是悄无声息的躺在那里的。

任由白纤纤想怎么咬就怎么咬。

从头到尾,他都没吭半句。

远处,突然间有强灯照射过来。

“老大,不辩敌我。”不远处的cheer突然间说到。

“走。”凯恩只一个字,便突然间抱起白纤纤,然后快步而行。

可哪怕是这个时候,哪怕是知道有不明敌友的人出现了,也不影响白纤纤继续咬凯恩。

抱着她的凯恩越走越快,白纤纤也越咬越狠,直到牙齿酸了,才缓缓的松开,然后抬头看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脸,“别以为我知道,刚刚那个炸弹,根本就是你自己掷的。”

凯恩先是快步上了面前的一辆车,“开车。”这才有时间低头看白纤纤,指尖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越来越聪明了可真不好玩,你陪了他那么久,还给他又生了两个儿子,如今,我只是要带着你去找你父亲,就是这样的路途中的相处,也不行吗?”

男人嗓音磁性而悦耳,好听的不要不要的,可落在白纤纤的耳中就全都是控诉了。

他这分明是在控诉她太残忍了。

不给他希望也就算了,居然连偶尔陪他一下也不可以。

白纤纤眸色一冷,“我陪你陪的还少吗?”

她这样一说,凯恩的头就耷拉了下去,这一次,她真的陪他很久了。

可,总是觉得不够,总是觉得还可以更多,更多。

他不说话,白纤纤更恼,“信不信我再咬你一口。”

“咬吧。”不想,凯恩随意的就来了一句。

仿佛是在告诉白纤纤本老大任凭你咬,你想怎么咬就怎么咬。

而且,那眼神更象是在昭告天下,什么叫打是亲骂是爱,嗯,这样就是了。

白纤纤更气了。

就讨厌他这样无赖的样子。

可刚再要咬下去,她才发现,凯恩的脖子上一排红鲜鲜的牙印,流血了。

而且,这正是她刚刚的杰作。

血流的还挺多。

一瞬间,才要落下去的牙齿到底还是徐徐缓缓的撤了下来,“凯恩华,你放开我。”人都到车上了,已经安全了,而且司机已经启动了车子,他再这样继续抱她,就真的是无赖了,那样她会看不起他。

“好。”凯恩轻轻放下了白纤纤,让她就坐在他身旁,然后转头看着她的眼睛,“我找到了那个人,不过,他什么都不肯说,等你到了好好的审一审他。”

“呃,你已经审过了吗?”

“是,不过不是由我,而是我的手下。”所以,他现在亲自出山,那结果肯定不一样。

白纤纤抿了抿唇,放松的靠在车椅的椅背上,转头看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致。

一片荒野。

好在今晚的月亮很大,把所经映下一片银灰,也写下了一抹浪漫,很美。

看着这样的银灰色,她是就有些慌,“你说,他会不会有别的妻子,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那都没关系,你只要记得他是你爸就好。”

“那你说,他如果有了好几个孩子了,他还会认我?还会对我好吗?”白纤纤的目光还都在车窗外,这样问出去的时候,她甚至不敢看凯恩。

她怕她一认真的看过去,看到的就是凯恩纠结的眼神。

想要说真话又觉得说真话伤了她的男人。

是的,如果父亲真的有了妻子有了孩子,那他再见她,总不会比他原本一直带在身边的孩子更亲了。

这样一想,白纤纤突然间就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越是想要知道,越是心慌。

“停车。”她忽而喊到。

“纤纤,怎么了?”凯恩不解的问到,实在是没想到此时此刻的白纤纤更担心的是找到亲生父亲后,亲生父亲对她的冷漠。

倘若那般,找到了还不如不要找到。

找到是为了以后的幸福,离受父爱的幸福。

可如果享受不了那样的幸福,她就算是找到了,也不过是徒惹不开心罢了。

“我想睡觉。”

“睡。”凯恩拿过一条毛毯就盖在了白纤纤的身上,甚至还体贴的为她拉好,一如她在蜜色大楼里照顾他时一模一样。

她对他的好,他都记得。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装成昏迷不醒的时候,她的温柔,还有她一句句的轻语呢喃。,“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