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懂爹地从哪里叫来了这么弱鸡的女人来保护妈咪,开快点都要吓死了的样子,这要是真的遇到坏人,她说不定直接就挺尸了呢。

真没用。

厉晓宁说完,还傲娇的仰起了小脸,他妈咪可厉害了,酷。

“三百三?”柯轻冉尖叫了起来,象看怪物一样的看白纤纤。

而白纤纤则是透过后视镜狠狠瞪了一眼身后的厉晓宁,“厉晓宁,给我说清楚,什么时候亲自感受过的?”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儿子感受过她赛车时的速度呢。

厉晓宁顿时哭丧起小脸,看着白纤纤的侧影,厉晓宁小朋友直接怂了,不敢回应她了。

小身板往椅背上一缩,小手捂上了小嘴,他能不能收回他刚刚出口的话语呢。

可白纤纤一点都没有放过厉晓宁的意思,“厉晓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懂的。”

厉晓宁身子一软,直接来了一个厉氏瘫,斜靠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仿佛被定格了一般。

他觉得他要是真坦白了,白纤纤更不会从宽发落。

夏日小妹阳光下的艳丽风姿

“厉晓宁,说话。”可他越是没反应,白纤纤越是恼火。

小嘴张了又张,厉晓宁知道逃不过,只好小小声的道:“我听别人说的。”

“听谁说的?不要告诉我是凯恩叔叔,他不知道我赛过车。”

“厉太太,说什么?说赛过车?”听了这么半天,柯轻冉终于给听出一点苗头来了。

赛车,这个信息量非常非常大。

难道白纤纤还做过赛车手?

但看她驾驶车子时的神情和姿态,就给她一种最专业的感觉。

白纤纤囧,她没想提起这件事的,可是为了教育儿子,一不留神就给说出来了。

“嗯嗯。”一提起这个话题,厉晓宁又把白纤纤的警告给抛到九宵云外了,“我妈咪可厉害了,好几辆赛车一起赛车,她最开始明明是在最后面的,结果,最后愣是赛了个第一,嘿嘿嘿。”小家伙说着,还眉飞色舞的,显然,是回想起白纤纤当初比赛到第一名时的冷酷了,绝对帅呆了。

“厉晓宁……”白纤纤一声低喝。

厉晓宁这才重新清醒过来,立码收起了自己得意的小表情,然后垂下了小脑袋瓜,不敢再说话了。

完了,刚刚这一说,又逃不过去了。

“厉晓宁,再不坦白怎么知道的,就不用参加我和爹地的婚礼了,也不用当花童了。”白纤纤威胁的说到。

厉晓宁顿时一付哭丧脸,吐了吐舌,才小小声的道:“那天我藏在后备箱里了。”

“厉晓宁……”白纤纤强忍着,如果不是正在开车中,她直接把厉晓宁拎到面前,使劲的打他的小屁屁了。

那么危险的赛车,小东西居然藏进了她的赛车后备箱里,此时想想都后怕。

倘若她的车与别的赛车撞上,那后果……

“妈咪我错了,以后赛车的时候,我再也不悄悄尾随了。”厉晓宁立刻乖巧的,可爱萌宝宝般的眨着眼睛哀求着,他只求放过,求妈咪放过。

柯轻冉猛然间想起她这次第一天保护白纤纤的那一晚,T市的专业赛车场上传出来的一条消息,有人的迈巴赫被撞坏了。

那时她也没多想,但是此刻她想起来了,就是从那一晚开始,厉凌烨的车换成了林肯,之前的迈巴赫不见了,还有,也是从那一晚开始,厉凌烨还真的同意让白纤纤自己驾车了。

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有点震惊,不明白堂堂如厉凌烨居然也有摇摆不定的时候,先说不许白纤纤开车,结果后面又准许白纤纤开车了。

如果她猜的没错,那一晚,白纤纤和厉凌烨赛车了。

不过,结果应该是厉凌烨赢了吧,她就从来都没听说过厉凌烨赛车输过呢。

但是很显然,白纤纤的驾驶能力征服了厉凌烨,所以,他才同意了让她驾车。

白纤纤叹息了一声,“以后,不许藏后备箱了,听到没有?”都是她太粗心了,跑出去赛车连孩子跟上了都不知道。

幸好没出什么大事,也算是万幸了。

“嗯嗯,我以后都不会藏后备箱了,妈咪,最近还要不要去赛车了?”小家伙见白纤纤没有追究,一张小脸又活跃了起来,太想看赛车了。

以后他不藏后备箱了,他让爹地带他一起跟过去就好了。

“没有。”赛车那种事情有也不能带上厉晓宁,太危险了。

再有,她现在也不缺钱了,自从嫁给了厉凌烨之后,她愁的是厉凌烨给的零花钱太多,她都没地方花。

既然不缺钱,根本没必要去赛车了。

赛车只是生活成问题的时候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而已。

厉晓宁听说白纤纤最近都没有赛车的计划,稍稍有点失落,好久没看到妈咪赛车了呢。

玛莎拉蒂停在了童装店前。

白纤纤牵着厉晓宁的手走了进去,身后是亦步亦趋紧跟着的柯轻冉。

哪怕她与白纤纤很不对盘,可是该她做的事情,绝对差不了。

童装店的一角,挂了整整一排厉凌烨专门为厉晓宁定做的童装,各种各样款式的都有。

他以为他有了宁宁的尺寸,再帮孩子选了款式就可以了,可现在,厉晓宁还是嫌弃那些不带图案的小西装,“我还是想画上卡通图图,我要熊二,灰太狼也行。”

经理有些为难了,算算时间,问白纤纤道:“后天一定要穿的,对不对?”

“对。”白纤纤点点头,希望她能告诉她来得及。

可经理立刻跟进道:“真来不及,小朋友,不如后天先将就一下,等妈咪的婚礼结束了,再送回来我们重新把图案加上去,可以吗?”

“不行不行。”厉晓宁的头摇得象个拨浪鼓,“我妈咪一辈子就这一场婚礼,她要做个最美最美的新娘,我也要做一个最帅最帅的小花童,我就要熊二。”

小家伙执拗了起来。

“看……”白纤纤看向经理,也是很无奈,不过,她觉得儿子的选择是对的,孩子就要有孩子的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