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推门的朝向后,克蒙再推门,门后是一面红色木门,不是沼泽地。

此刻,这扇木门的只能从蓝星通往蓝星,而不是从蓝星通往未知之地。

也因为这样的灵机一动,克蒙明白了所谓的“关门”方法原来就是改变推门方向。

“怪不得找不到门。”克蒙喃喃道。

陈太太家,那扇门的本体并不在她家。

那扇门是别的人打开的,从未知之地通往一座小区,然后带走了陈太太一家人,再从未知之地那边改变推门方向,如此一来门就关上了,无法在蓝星找到。

当然,以上只是克蒙灵光一闪,事实是怎么样,还需要验证。

“刚刚,好像有可怕的东西登陆了。”

石老刚用过零级事件传送石之母,灵性十分高胀,察觉到那座孤岛有可怕的东西登陆。

“可能是从海水里过来的的生物。”

“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登陆,难道说……”

众人互视一眼,答案呼之欲出:“烂泥罐!”

白纱笼罩下的少女娇躯迷人

那一堆烂泥罐里,孕育着不可名状的东西。

克蒙等人感知过了,在未来某一天,它们可能会孕育出一个生命体。

克蒙等人无法预测那些罐子里孕育的东西是好的,还是坏的东西。

它无法描述,充满未知感。

因此,冒火男把那些东西都烧光了,连灰烬都不剩。

在超级温度面前,只要没有脱离物理规则,没有什么是融化不了的。

在燃烧期间,那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曾经有过反抗的迹象,但是冒火男使用的火焰是由特殊物品发出的火焰,拥有超凡力量。

以超凡力量怼超凡力量,由于那些玩意还没有成形,怼不过冒火男的物品,于是被恐怖的高温蒸发了。

“我们动了那些罐,果然惹上麻烦了,来头不小。”

“就是不知道那位存在,会不会察觉阿蒙偷天换日。”冒火男说到这儿,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

绷带男也忍不住了,脸上浮现一缕笑意。

“不好,你快解绷带,把我们几个带上,不然那边要露馅了。”克蒙看见绷带男的绷带已经扎好,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

绷带男也秒懂,知道克蒙指的是什么。

那个未知的存在,可能也会通感手段,万一被它找到什么痕迹。

肯定会忌恨上他们。

绷带男赶紧解绷带,克蒙连忙把手搭过来,冒火男也急忙忙递手。

一个偷天换日,一个烧光东西,两个都罪大恶极,对方如果追责,目标肯定是克蒙与冒火男。

石老是第四位搭手臂的人,他也帮助冒火男烧东西,虽然烧的东西没有那么多,但也插了一手。

……

门后世界,雾中孤岛。

覆盖天穹,与天齐高的海浪不再弯曲。

在海浪上方,巨型海浪分开出各种奇怪的躯干,足足上千条。

它们的造型千奇百怪,惊奇怪诞,完没有人类的艺术审美风格。

一只长长的,曲卷的,由海水成份组成的东西,缓缓伸入灰蒙雾气笼罩的雾林孤岛。

这个奇怪的“东西”突破了灰雾,出现在沼泽地里。

恐怖的威压,席卷沼泽林封的每一寸土地。

这片林子本来就没有什么活物,除了那些植物,唯一的**动物就是烂泥鱼。

然而,从深海爬出来的怪物敏锐地发现烂泥鱼消失了,不知踪迹。

它又心急如焚,打开了每一个泥罐子的罐盖。

罐子里,一团团不可名状,无法描述的东西,在烂泥罐中扭曲。

这像活的东西,但又不像活的东西。

深海怪物的躯干发出了满头疑问的信息。

这玩意,怎么感觉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然而,那份不可名状,难以描述的感觉却还在。

这是一层未知的属性,连它也摸不准感觉。

难道罐中孕育的生灵成熟了?

可是那条烂泥鱼死哪里去了,跑出去了?

一时间,森林里流转的疑惑情绪更浓了。

它细细品味,用强大的灵性感受这儿流传的信息。

有东西,肯定有东西来过。

好像是从一个空间通道跨过来的!

再等等。

好像有火焰的画面掠过。

来自深海的怪物一时间恼火起来,因为它从那道一闪而逝的火光画面里,感受到了某物发出的凄凉绝响声。

接着,它还想往下感受,突然间断片了,所有感觉荡然无存。

就连刚刚通感到的东西,也空荡荡的,没了记忆。

刚才,它通感到了什么?

疑惑的情绪,又一次在林间流转。

它不明所以,内心情绪不断波动。

这里不对劲!

来自深海的怪物在察觉到异常。

它派出了更多的奇怪躯体进入灰雾孤岛,搜索线索。

但是这儿什么也没有,无法再次通感到有用的信息。

就仿佛有人专门打扫过,将一粒灰尘都清洁出去,哪怕灵性再高,本地没有相关信息,也不可能通感到东西。

接着,它又再三检查那些烂泥罐子,罐中的不可名状的东西胡乱扭曲,无法知晓那是什么玩意。

应该,大概,也许成熟了。

深海怪物的心里,用上多个概率性词汇。

因为烂泥罐孕育生灵的成型时间,比它预想的时间提前太多。

它来这儿的原因,是因为冥冥中感觉不对劲。

特来察看,却发现罐中生灵好像孕育成型了。

想罢,它用所有的奇怪躯体伸出更微小的根管。

这些“根管”只有几厘米粗细,如某物的触须,伸出了烂泥罐中,想将它们吞噬入内。

然而恶心的感觉,令它出奇的反胃,无法入口。

然而它的意志非常人所及,一口气风卷残云,九十九个烂泥罐子部清空。

海中怪物等了半晌,恶心感怎么也挥之不去,身体里莫名地涌现出奇怪的力量。

一层,两层,三层……多层。

这种奇怪的力量不知源自何种,让它感到异常强大。

它惊疑不定,因为这与它想象中的东西,有所出入。

就好像,它不应该是这样的功能,而应该是别的功能。

同时,那股恶心感的后劲也开始发力了,越来越猛,越来越猛,直至恶心感到达临界点,冲破极限。

轰隆!

整片海域都响起了轰动的声音,声传千里。

……

蓝星。

“门那边,暂时别去了,那家伙我们暂时惹不起。”

克蒙摸着门,想改变推门方向,但是灵性知觉发出警示,不应该改变推门方向。

“那我这样的状态,得保持到什么时候?”绷带男疑惑道。

现在大家呆在一块,可以使存在感为零。

但是时间久了,不觉得有点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如果近期不开门探索,那他们没有维持零存在感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