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风越平,浪越静,越容易让人联想到平静过后的暴风雨。

门后世界的平静太久了,平静到世人习以为常,连坐镇封印阁的冒火男本人都下意识地觉得门组织已经放弃了这一条星空阶梯之路。

再这么僵下去,也于事无补。

克蒙本人坐镇鲸鱼市,也时刻关注着锦鲤市那边的动静。

长期没有消息,让克蒙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也认为门组织放弃了那扇银门。

带课期间,学生们带来了一份报纸,克蒙坐在讲台上,随意地翻看报纸。

这时候学生们已经步入正轨,每一个人都在闭上眼睛,做着类似于冥想的工作。

这份冥想的办法是克蒙想起来了,随后通过了十几位尖子生的体会经验进行了精修,至此推广到全班学生,大家共同修行。

感知灵性是一件大工程,并不是能够感知灵性的存在就完事了,还需要人为的不断巩固成果,免得那种感觉消逝了。

同时,这一种冥想的办法还能慢慢地提升灵性的感知。

总局长知道后,经过数日的研究和测试,立马推广到调查局全局上下,所有正式调查员都必须研习这一门冥想法。

冥想课期间,克蒙无所事事,看报纸自然也认真几分。

落落大方棕发美人纯净通透唯美写真

克蒙注意到一个奇怪的新闻版面。

以石螈市为轴心的城市群发生连续降雨副会长,五天时间雨越下越大,没有停过。

目前洪水泛滥,有关部门对此发出了红色警报,并派出消防队支援石螈市为首的几个城市和几十个乡村。

克蒙看见了一张新闻简报图片,黄色的洪水淹没石螈市的一楼店铺,一辆小汽车竟被洪水推动前进,撞进一家店铺里面。

二楼有人大喊救命,从视角来看这是一张直升机照片,而照片的报道里也表示那户人家已救出,但是还有许多人被困在石螈市,需要更多的消防部队拯救,甚至需要调查局出去拯救石螈市的困境。

这类天灾人祸的新闻,月月都有,克蒙不是很在意。

这些事件总会有人去做,他离石螈市很远,手顾不到,让那边的同事去救人吧。

克蒙拿出手机随意地刷了几部视频,又刷到了洪水淹没石螈市的新闻。

刚才是看文字报纸,现在看见视频,克蒙又点进去看了几个洪水新闻视频。

“这洪水还挺大的。”克蒙喃喃道。

所幸的是,调查局的官方视频账号发布声明,已经调动石螈市附近地区的调查员支援洪灾地区,相信不用太多时间就能整治那块地区。

克蒙上交的祭品有很多,没记混的话,其中就有一件能够治理大片水域的物品,但代价是血祭。

听起来很渗人,好在克蒙通过大脸得知血祭的对象不一定用人,凡是智慧生物都可以代为血祭对象,随后倒霉的动物们成为了祭品。

不过这件物品有伤天和,若不是遇见这样的大事故,克蒙估计调查局也不想动用那件治理水域的特殊物品。

次日,克蒙处理好身边的新祭品后,又一次刷到石螈市的新闻内容。

【调查局出手!石螈市洪灾消退,众志成城,人定胜天!】

这一版面的新闻记录着洪水消退的几个阶段画面,以及灾后人民露出舒心表情的画面。

全文没有提到启动特殊物品的祭品物,隐瞒了细节,克蒙知道这是调查局为避免人心混乱,没有公布这件特殊物品的副作用以及启动条件。

克蒙转而用手机登陆官网,用自己的顶级特权身份调阅石螈市的治洪档案。

档案:风调雨顺祭台治理石螈市。

采用祭品一千只猴子,顺利地治退洪灾,使用者发生副作用,目前已出现血瘾,嗜血成性,想要进食猴子的血。

治疗建议……

档案里记载的文字不多,但把细节都拎清楚了,一看就知道了使用者有多严重。

副作用血瘾,喜欢食血,食用的目标是献祭时用的血,如果换成另一种血,副作用就是喜欢另一种血。

这种血瘾跟吸血鬼不一样,吸血鬼吸食血源,能够完美消化血源中的营养与能量,但是风调雨顺祭台的副作用不一样。

感染此副作用的受害者,不能像吸血鬼一样完美吸收,他只会无穷无尽地渴求那种血源,哪怕自己不能完美吸收也想吸,一直吸到肚子撑爆,或者在吸食的过程中慢慢精神异化,变成奇怪的人。

副作用非常血腥,但也不是没救,通过精心的精神类治疗,可以慢慢恢复。

克蒙收好手机,下一秒耳边响起了一位女学生的请教,请教的问题是有关于灵性感知中听起一些奇怪的声音应该怎么办。

克蒙想了想,这种问题应该在上其他课程时就学过了,怎么问他呢。

“保持本心,不要相信那些声音,有选择地过滤那些声音。”克蒙顿了顿说道:“这些知识不用问我吧?”

“是这样的,我刚才冥想的过程中,到了心灵感应这一阶段,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呼唤我,有很多溺水的人呼唤我。”这位女孩担忧道,用了溺水这个名词。

克蒙让她稍等,当即自行闭上眼睛,放大感官,用耳朵倾听周围的风声,用皮肤感知空气里的风向,用鼻子感知气味,再轮到用灵魂感知心灵的波动。

冥想阶段涉及到形、声、闻、味、触五感,克蒙的办法是关闭视力,强化其他四感官,从而进行通感。

等到四感通感熟练到一定地步,再通过灵魂打开心眼,感知心灵的波动。

此心眼并非物理意义的视力通感,而是灵魂层面的通感,算是克蒙自创的冥想法里比较高级的阶段了。

而克蒙在用心眼感知周围的波动,确实感知到了不同寻常的波动。

通过解析那种波动,克蒙听见了莫名的声音,如溺水的人在呼救。

克蒙睁开眼睛,看向手机,源头来自手机。

或者说,这些奇怪的声音来自手机里播放过的互联网视频内容——洪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