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醒了,要喝水。”慕斯年尽管说的淡然,但是眼角眉梢,还有嘴角全都是笑意,藏都藏不住。

文叔更惊讶了,“夫人醒了?”

文叔的惊讶不比慕斯年少,因为一直都说的是苏念可能醒不过来了,而且在之前也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怎么忽然就醒了。

“嗯,立刻把家里的医生叫来,给夫人做检查。”

文叔不知道,但是慕斯年知道,并且也一直坚信苏念会醒过来的。

“我马上就去通知医生,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我这就去给夫人倒水!”文叔惊讶过后也是喜笑颜开,按照他对慕斯年的了解,慕斯年是个不喜开玩笑的人,他说苏念醒了就一定是醒了。

文叔在心里将各路神仙都感谢了一番,然后乐不可支的给慕斯年倒水去了。

慕斯年蹲着水杯回去,走到门口竟是紧张了,开门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紧张什么,担心刚才看到苏念醒过来只是他的幻想,或者是像是初的毛头小子太久没和自己的心上人见面,在即将见到之前的紧张?

慕斯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水杯,还是快速的开门进去了,紧张归紧张,苏念还等着喝水了,不能耽误。

苏念在慕斯年走了之后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心里也很忐忑不安,莫名其妙的她就结婚有老公了,那她的家人呢?

还有她的和这个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不好相处?

清晨的一声morning

在她生病失忆之前他们是相爱的吗?

苏念躺着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因为想得入神也没有注意到慕斯年回来。

“喝水吧。”

温和的声音拉回了苏念的思绪,她微微转头看见慕斯年,慕斯年看向她的眼神温柔如水,深情缱绻,他应该是喜欢她的。

苏念想着自己运气也太好了,长成这副妖孽样子的男人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的,结果却被她拿下了,应该是有很多女人羡慕她的。

还有就是她能得到这个男人喜欢,是不是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还是她很有钱?

不过这个男人也不像是会被包养的。

而且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钱。

慕斯年看苏念一直盯着他看,眼睛眨也不眨的,顿时放下手里的水杯,坐在床边,伸手轻轻触碰苏念的额头,“怎么了,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苏念发散的思绪再次被拉了回来,看到慕斯年关切的眼神,苏念想,管他是因为什么呢,这么帅的老公不要白不要。

“没什么,就是觉得长的好看,多看了一会。”苏念轻声说着脸颊又红了起来。

慕斯年失笑,“以后有看的时候,可以没听都盯着我看,不过现在先把水喝了,刚才不是说渴了吗?”

“嗯。”苏念点点头,想坐起来的,但是身体使不上力气。

慕斯年也看出来了,他换了个方向坐,然后把苏念扶起来让她靠在他的怀里,然后拿了水杯喂苏念喝水。

苏念小口的喝着水,贴着慕斯年的身子的后背感受慕斯年的体温,慕斯年身上雄性荷尔蒙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身边,她甚至都能感受到慕斯年的心跳,还有慕斯年的呼吸,温热的气息打在苏念的耳边,有几根头发丝被带起,痒痒的。

苏念一边喝水,一边试图用眼角的余光看慕斯年。

慕斯年一直低头卡看着苏念,自然注意到了苏念的小动作,慕斯年的嘴角噙着笑,抱着苏念的手臂不知不觉的收紧了。

还能在听到苏念对他说话,还能再见到苏念对他笑,真好!

“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的。”慕斯年轻声说着。

苏念觉得慕斯年越抱越紧,越抱越紧,勒的她有些不舒服,还有慕斯年说的话,她也不是很明白。

“抱得太紧了,我……我这样不舒服。”苏念轻声说。

慕斯年赶紧的松了松手臂,苏念也喝完水了,慕斯年把杯子放在了床头,然后双手抱住了苏念,他的脸颊紧紧的贴在苏念的耳边。

苏念又不明白了,“怎么了?”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慕斯年的声音闷闷的,把着苏念就像是抱着什么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

尽管慕斯年这次还是抱得很紧,但是苏念却没有推开他,也没有再说让他松一点,苏念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情绪,他现在有高兴,有失落,有伤心,还有害怕,苏念不知道他的这些情绪是因何而来,但是她知道,面对这样的慕斯年,她心疼。

是的,她的心里丝丝绕绕的疼,她想给身边的这个男人一些温暖,一些安慰。

况且这个男人还是她的老公。

慕斯年抱着苏念心中百感交集,从看到苏念醒来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在这个时候终于压制不住了,这段时间的期盼终于成了真的。

“念念,我的念念……”慕斯年的嘴里一直喃喃的叫着苏念的名字。

“以前我从没有害怕过任何的东西,但是有了之后,我才知道了什么叫住害怕,我害怕离开我,我害怕再也看不到的笑容,我害怕再也听不到的声音。”

“以前我也不是不害怕生死的,人各有命,但是现在我不那么认为了,体会过生离死别的痛苦之后,不,那是剜心之痛,我完全想象不到没有的生活该是什么样的,大概就像是关上门了冷库,没有阳光,没有温暖,到处都是一片寒冷。”

“以前我从未觉得孤独,但是这段时间是我最孤单,最难熬的一点时间,没有参与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意义。”

慕斯年的声音苦涩沙哑,带着浓浓的悲伤,不大的声音在卧房中流淌,也在苏念的心中经久不息。

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强大,无所畏惧的慕斯年了,有了苏念之后,他的心,他的人都有了一个弱点。

这个弱点让他心甘情愿的接受着,接受这个弱点把他一点点的变弱。

苏念从出事到现在已经有三四个月了,慕斯年有太多的话要跟苏念的说。

他说了很久,很久……